笑话诙谐->>歇后语>>F
发臭的酸奶——坏透了
发高烧的患者——神志不清
发霉的沙黄豆——不香
发面馒头送闺女——实心实意
发射出去的火箭——青云直上
发射卫星上天——一举成名
法官住班房——明知故犯;明知故犯
翻穿皮袄过草原——装佯(羊)
翻过来的面袋子——空了;空的
翻了篓的螃蟹——处处横行
蕃薯脑壳檀木心——不灵通
樊梨花下西凉——旗开得胜
回转葫芦,倒转蒲扇——反复无常
饭店里卖服装——有吃有穿
饭店门前卖瘟猪——不知趣
饭店墙上挂蒜辫——零揪
饭锅上的茄子——软货
饭盒里盛稀饭——装糊涂
饭勺子上的苍蝇——混饭吃
饭桌上的盘子——没凭据
范进中举——喜不自禁;喜疯了
方不方,圆不圆——没有规则
方字比万字——只差一点;差一点
房顶的窟窿——缝隙
房顶落雪——不声不响;无声无息
房顶上扒窟窿——不是门
房顶上的冬瓜——两头滚
房顶上栽花——难交(浇)
房间里闹鬼——怪物(屋)
房梁刻图章——大材小用
房梁上挂鸡子儿——悬蛋
房梁上挂辣椒——一串一串的
房梁做锄把——大材小用
房头立雀——明摆着
房檐上玩花招——不要命;玩命于
房檐下的石头——轮(淋)不着
房子着了枪东西——浑水摸鱼
仿制的商标——冒牌货
纺纱厂的烂线团——条理太乱
放大镜下的细菌——清楚明了
放大镜照臭虫——原(圆)形毕露
放风筝断了线——没指望了
放火烧山林——不论底子
放了气的皮球——软蛋
放鸟儿出笼——分道扬镳
放屁踩着药捻子——赶到点子上了
放屁打鼓——赶到点子上了
放屁捂屁股——当心过火;过火当心
放屁咬紧牙——暗里用力;使暗劲
放屁砸着脚后跟——倒运透了;真倒运
放咸鱼落塘——死活不论
放羊娃打酸枣——捎带活
飞驰的火车——日新月异
飞过的麻雀也要扯根毛——爱占便宜
飞机打飞机——空对空
飞机的屁股——尾巴翘上了天
飞机放屁——一溜烟
飞机上摆手——高着儿
飞机上唱大戏——高调
飞机上打拳——高手
飞机上交兵——放空炮
飞机上的婚礼——空喜
飞机上的客人——尊贵
飞机上吊邮筒——快乐(信)
飞机上观天——目中无人
飞机上过秤——高标准
飞机上开会——高谈阔论
飞机上扔石头——一泻千里
飞机上跳舞——空喜
飞机上装大粪——臭气熏天

飞机着火——倒栽葱
飞了鸭子打了蛋——两失败;两头空
番笕穿云——轻松
肥狗咬主人——忘思负义
番笕泡当镜子——成了空想
肥猪戴铠甲——浑身不自在
肥猪上屠场——挨刀的货
坟场里拉弓——色(射)鬼
坟里埋砒霜——阴毒
坟头打拳——吓鬼
坟头上捅杆子——搅死人
坟头种牡丹——死风流
粉板上写字——不悠久;难持久
粉搽到屁股上——不论脸面;顾不得脸面
粉球滚芝麻——多少沾点
粪船过江——装死(屎)
粪堆上插鲜花逐个臭美
粪缸盖上下棋——臭趣相投
粪缸里泡过的石头——又臭又硬;臭硬
粪坑上吹喇叭——臭名昭著
粪筐上的窟窿——死(屎)心眼
粪筐上的眼——死(屎)窟窿
粪里的蛆——没骨头
粪桶里洗萝卜——反惹一身臭
蜂糖蒸核桃仁——又甜又香
风不摇树不动——事出有因
风车过马路——没辙
风吹灯草——心不定
风吹鸡毛——忽上忽下
风吹落叶——一扫光
风吹马尾——千丝万缕
风吹幼苗——一边倒
风吹墙头草——两头倒
风吹云朵——飘浮不定
风刮尘土——不费吹灰之力
风刮帽子扣麻雀——意外收成
风口上点油灯——吹了
风门上的皮条——来回拽
风扫杨花——下落不明;不知下落
风匣改棺材——装人
风箱换上鼓风机——一个比一个会吹
风扬石磙——胡说一气;真能吹
风筝脱了线——技摇直上;岌岌可危
风中鹅毛——无影无踪
疯狗的脾气——一见人就咬;乱咬人
疯狗跳墙头——急红了眼;逼的;逼出来的
疯狗咬月亮——傲慢(汪);不知天高地厚
丰盈年景的粮囤子——冒尖
缝衣针当锥子使——难经过;通不过
缝衣针对钻头——互不相让

逢年过生日——双喜临门
凤凰跌到鸡窝里——落魄了
凤凰麻雀换巢——贵贱倒置
凤凰身上插鸡毛——多此一举
凤凰下鸡——一辈不如一辈;一代不如一代
凤有凤巢,鸟有鸟窝——互不相干;各不相干
凤仙花结籽——碰不得
佛爷脸上刮金子——尖刻;细索求;浅陋
夫妻吵架家不好——不知谁是谁非;难断对错
夫妻反目——事出有因;说来话长
夫妻俩打铁——对手
夫妻俩下饭店——对吃对喝
夫妻推磨——尽绕圈子;绕圈子
浮在水面上的草——无依无靠
伏天的烂鱼——臭货;龌龊货
伏天的蝈蝈——叫得欢
扶起篱笆便是墙——不可靠
扶着醉汉过破桥——上晃下摇
服务员上茶——言无不尽
斧头的凿凿入木——一物降一物
釜底抽薪——岌岌可危(熄)
腹中容不得一根毛——饭量小
富有人家的小姐——瘦骨嶙峋
父子猜拳——爷俩好
父子观虎斗——少见多怪
发大水出丧——天灾人祸
发了霉的葡萄——一肚子坏水
发酵粉子——能吹虚
翻着旧皇历找好日子——后退
饭罐子打断耳——不能提了
房顶开门——六亲不认
房顶上盖房——漏(楼)
房上的草——刮来的种儿
房檐上玩花招——玩命
放大镜看报纸——清楚明了
放屁吹灯——各练一功
放下担子谈天——歇后语
放羊的拾柴禾——捎带
放鸭子上山——错了当地
肥脚螃蟹——我们(夹)
坟场里拉弓——色(射)鬼
坟头上耍大刀——吓死人
粉刷的乌鸦——白不久
粪巴牛叫门——臭到家
粪堆上栽桩子——臭光棍
凤马牛——不相及
风中鹅毛——无影无踪
疯姑娘讲笑话——嘻嘻哈哈
疯狗咬人——叼住不放
蜂窝里挖蛋一——想换蜇了
佛爷的眼珠儿——动不得
夫妻俩看热闹——又说又笑
伏天的太阳——毒极了
扶不上树的鸭子——贱骨头
斧砍三江水——不断流
斧头劈水——白费力气
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