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
笑话诙谐->>歇后语>>H
哈尔滨的冰雕——冷冰冰,硬邦邦
哈蜜瓜泡冰糖——甜上加甜;甜透了
蛤蟆吃黄蜂——倒挨一锥
蛤蟆带笼头——好大的脸皮
蛤蟆荡秋千——摆不起来
蛤蟆的眼睛——杰出
蛤蟆顶桌子——自不量力;不自量
蛤蟆挂铃挡——喧嚷不休
蛤蟆过河——趁热打铁
蛤蟆蝌子害头痛——浑身是病
蛤蟆爬上樱桃树——想吃高味
蛤蟆跳到牛背上——自以为大
蛤蟆跳井——不明白(扑通)
蛤蟆跳台阶——又蹲屁股又伤脸
蛤蟆想吞天——好大的口气
蛤蟆迫兔子——差得远;差远了
蛤蟆嘴底下落苍蝇——白送一口肉;送来的口食
蛤蟆坐轿子——不识看重
哈巴狗见主人——摇尾乞怜;俯首贴耳

哈马狗上墙头——紧抓挠
哈巴狗摇尾巴——献殷勤
孩子的脊柱——小人之辈(背)
海豹子上山——办不到;没惩办
海底打捞绣花针——扎手
海底的坑洼——摸不透
海底捞月——白忙活;白忙一场
海底栽葱——基础深;根子深
海底长海带一根子深
海椒(辣椒)命——老来红
海里的礁石——时隐时现
海龙王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海龙王的头目——虾兵蟹将
海龙王找女婿——汤里来,水里去;水里来,汤里

海水里长大的官——管得宽
海滩上开店——外行
海蜇头做帽子——装滑头
害啥病吃啥药——对症下药
含冰糖说好话——甜言蜜语
韩湘子吹萧——异乎寻常
韩湘子的花篮——要啥有啥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寒流音讯——冷嘲热讽
隆冬的电扇——令人生畏

隆冬腊月吃冰水——点点入心
隆冬腊月的马蜂窝——空空泛洞;空泛
寒号鸟晒太阳——得过且过
寒天吃冰棍——心里有火
旱地的乌龟——无地容身;无处藏身;无处逃生
旱地里的蛤蜊——横行不了几天
旱地里的蛤蟆——干鼓肚
旱苗得雨——正逢时
旱天的井——水平太低
旱田里的泥鳅——钻得深
旱鸭子过河——不知深浅
汉高祖斩白蛇——当机立断
航空兵操作——见机行事
好儿无好媳——可贵分身;美中缺乏
豪杰不吃眼前亏——识时务
好花插在牛粪上——惋惜;真惋惜
好马不吃回头草——顽强
好马遭抽打——委曲求全
好女嫁丑汉——不相配
好女嫁歹汉,驴子吃牡丹——调配不妥
好人喊冤——不平则鸣
好人坐班房——不白之冤
好意当作驴肝肺——不识看重
耗子搬迁——穷折腾
耗子充蝙蝠——白熬夜


耗子打洞——找门路
耗子打秋千——头朝下
耗子戴眼镜——目光短浅
耗子掉水缸——时尚(湿毛)
耗子跌米缸——好进难出;又喜又悲;悲喜交加
耗子跌面缸——白眼看人
耗子盯小偷——贼眉鼠眼
耗子逗猫——自取其祸;闯祸上身
耗子和蛤蟆交朋友——不怀好意
耗子滑冰——溜得快
耗予进箱——蚀(食)本
耗子看粮仓——贼喊捉贼
耗子啃菜刀——死路一条
耗子啃碟子——满嘴词(瓷)
耗子嘴海椒——够呛
耗子啃骆驼——大有油水可捞
耗子啃木头——吃不用
耗子啃书本——字斟句酌
耗子啃玉米棒——顺杆(秆)爬
耗子窟窿——填不满
耗子爬秤钩——自称自
耗子爬到牛角上——自命不凡
耗子爬竹竿——一节节来
耗子皮做衣领——不用(硝)
耗子跳到钢琴上——乱谈(弹)

耗子跳火炕——爪于毛净
耗子拖牛——大干一场
耗子尾巴——长不壮
耗子尾巴上长癣——小缺点
耗子眼看天——小瞧
耗子在铁板上打洞——钻不透
耗子钻进乱麻堆——没有条理
耗子钻鸟笼——你算哪头鸟
耗子钻油坊——吃香
耗子钻灶火——不死也要脱层皮
耗子坐大堂——署(鼠)官
好斗的公鸡——好了不得;肥不了
好斗的山羊——顶顶嘴撞;又顶又撞
喝敌敌畏跳井——必死无疑
喝海水长大的——见过风波
喝酒不拿盅子——胡(壶)来
喝开水吃菜——各有所爱;各人所爱
喝凉水剔牙缝——没事找事;穷要体面
喝凉水栽跟头——装晕
喝老陈醋长大的——光说酸话
喝了迷魂汤——晕头转向;昏了头;颠三倒四
喝了五味汤——啥味道都有
喝水用筷子——捞不着;故作姿态
喝足酒跳太湖——罪(醉)该万死
合起来讲五句——片言只语

何仙姑要下凡——魂飞天外
河边上逮螃蟹——有一个捉一个
河里的木偶——随大流
河里的泥鳅——老好巨猾
河里赶大车——没辙
河里捞不到鱼——抓瞎(虾)
河南到河北——两省
河滩里盖房子——靠不住;不可靠
河水不犯井水——互不相干;各不相干
荷包里的东西——万无一失
荷包里装针——崭露头角
荷叶包钉子——个个想出来
荷叶包鳝鱼——溜啦;溜之大吉
荷叶包蟹——包不住;露爪了
和尚拜堂——外行
和尚别发卡——调(挑)皮
和尚不吃豆腐——怪哉(斋)
和尚打架——抓不到辫子
和尚打阳伞——无法(发)无天
和尚戴弁冕——异乎寻常
和尚的帽子——平铺沓
和尚的木鱼——合不拢嘴;咧开了嘴;不打不响;
挨击打的货;挨敲的货
和尚的念珠——一连串
和尚的住处——妙(庙)

和尚分居——多事(寺)
和尚开门——突(秃)出
和尚买梳子——无用
和尚敲木鱼——老一套
和尚摸头——无法(发)
和尚去云游——出事(寺)了
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和尚训道士——管得宽
和尚摘帽子——头名(明)
和尚住茅棚——没事(寺)
和孙山公比跟头——相差十万八千里
出类拔萃——才貌出众
黑板上写字——抹掉了重来
黑灯瞎火跳舞——私自作乐
黑地里穿针——悲伤
黑地里张弓——暗藏杀机
黑蜂子扑火——有去无回
黑毛乌鸦——家常便饭
黑天过河——不知深浅
黑瞎子[狗熊〕按键盘——乱弹琴
黑瞎子打花脸——熊样
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
黑瞎子叫门——熊到家了
黑瞎子举千斤鼎——身大力不亏
黑瞎子扭身——大反扑

黑瞎子捧刺猬——碰到扎手事;扎手
黑瞎子耍门扇——人熊家伙笨
黑瞎子跳井——熊究竟了
黑瞎子钻灶筒——悲伤
黑瞎子坐轿——没人看重
黑瞎子坐月子——吓(下〖生〗)熊了
黑夜里追人——无影无踪
黑纸糊灯笼——不明不白
横匾压塌龙王庙——好大的牌子
横找竹竿进宅——不入门
横着扁担走路——蛮横
横着竹竿进城——行不通;走不通
鸿雁传书——空交游
洪水淹粮仓——落空了
红鼻绿眼的鬼——没安好意
红萝卜菜放辣椒——把你没放在眼里
红萝卜雕神像——饮食菩萨
红萝卜掉油篓——又奸(尖)又猾(滑)
红娘牵线——成人之美
红漆粪缸——臭考究
红头火柴——一擦就着
红纸檬灯笼——装体面
嗓子里灌铅——瞠目结舌
嗓子里伸出手来——真馋;嘴太馋
嗓子长刺口生疮——说不出好话来

猴吃辣椒——抓耳挠腮
猴戴皮巴掌——毛手毛脚
猴儿吃芥未(稠味品,味辣)——傻了眼;翻白眼
猴儿拿木棒——胡抡
猴儿耍大刀——胡砍
猴屁股扎蒺藜——忐忑不安
猴王闹天宫——大打出手
山公扳抱米(玉米)——掰一个,丢一个
山公吃大蒜——翻白眼
山公吃麻搪——扒拉不开
山公穿花衣——光显自己美丽
山公穿衣服——假充善人
山公舂米——乱冲(舂)
山公戴金冠——闯祸大王
山公戴眼镜——假充文雅;假文雅
山公登台——一出没有(指无戏可唱〕
山公看果园——越看越光;贼喊捉贼
山公看戏——干瞪眼;白瞪眼;傻了眼
山公扛大梁——受不了
山公拉犁——顶牛
山公拉稀——坏肚肠
山公捞月亮——一场空
山公爬上旗杆顶——居高临下
山公爬树——乱窜
山公上旗杆——顺杆爬

山公耍扁担——胡抡
山公捅马蜂窝——倒挨一锥
山公偷黄连——自讨苦吃;自找苦吃
山公偷南瓜——滚的滚,爬的爬;连滚带爬
山公推磨——玩不转
山公学人样——装相
山公照镜子——得意洋洋;没个人容貌;里外不是

山公坐到旗杆上——唯我独尊
山公坐火箭——远走高飞
猴嘴里掏枣,狗嘴里夺食——扎手;办不到;设法

后半夜做美梦——好景不长
后脑壳上的头发——难碰头
后脑勺拍巴掌——背面整人
后娘打孩子——暗里用力;使暗劲;迟早是一顿
后娘坟上哭鼻子——假悲伤;伪装;装假
后主降魏——不知羞耻
候车室里的挂钟——群众观点
胡萝卜搬迁——挪挪窝
胡萝卜戴草帽——红人儿
胡萝卜掉进腌菜坛——泡着吧。
胡萝卜叫鹰——越叫越远
胡萝卜下酒——爽性;干爽性脆
胡敲梆子乱击馨——欢喜若狂;快乐一时是一时;
快活一时算一时;得意洋洋

胡琴与琵琶独奏——谈(弹)到一块去了
胡同里跑马——直来直去;直进直出;直出直入;
难回头;回头难
胡同里演戏——口上热烈
胡子上的饭,牙缝里的肉——没多大一点;不大点
胡子上挂霜——一吹就了
胡子贴膏药——缺点
湖底的鱼——欠好打;打不起来
猢狲戴帽子——学做人
猢狲推泰山——自不量力;不自量
蝴蝶群舞——花花世界
模糊官判案——对错不清
模糊老婆——乱当家
模糊庙里模糊神——模糊到一块了
葫芦锯了把儿——没嘴儿
葫芦里装糯米饭——好进难出
葫芦头爬层脊——两头滚
狐狸吵架——一派胡(狐)言
狐狸戴草帽——不算人;不是人
狐狸的尾巴——藏不住
狐狸掉进污水池——又臊又臭
狐狸放屁——臊气
狐狸进村——没安好意
狐狸进院子——来者不善

狐狸看鸡——越看越稀
狐狸骑山君——恃势凌人
囫囵(hulun整个儿〕吃枣——独吞
囫囵啃石榴——先苦后甜
花岗岩做招牌——牌子硬
花公鸡的尾巴——翘得高
花骨朵碰在屠刀上——心碎
花果山的山公——无法无天
花和尚穿针鼻——大眼瞪小眼
花匠捧仙人球——扎手
花椒炒生姜——又麻又辣
花椒水洗脸——麻木(皮)
花轿到了家门口——喜气盈盈
花轿里的新娘——不露脸
花狸猫卧房顶——活受(兽)
花木瓜——空美观
花瓶里植树——大不了
花前月下漫步——触景生情
花钱买死马——因小失大;尽干蠢事
花蛇过溪——弯弯曲曲
花生米掉锅里——熟人(仁)
花心萝卜充人参——冒牌货
花眼婆娶绣花——模糊不清;看不清
花子(乞丐〕进庙——穷祷告
花子婆娘翻跟头——穷折腾
花子早上——穷忙
华容道上放曹操——不忘旧情
化浓的疖子——不攻自破
扮装扮演——面目一新
华伦当医师——当之无愧
华伦行医——名不虚传
桦木拐杖——宁折不弯
画笔敲鼓——绘声绘色
画虎不成反类犬——弄巧成拙
画里的大饼——不能果腹
画上的春牛——中看不中用
画上的马——不见起(骑)
画上的美人儿——爱不得
画上的元宝——不值钱的货
弄巧成拙——多此一举
怀臭求芳——稀少难得
怀揣火炉——热心
怀揣雪人——心疼
怀里揣刀子——不存好意;居心不良
怀里揣黄连——辛(心)苦
怀里揣马勺——诚(盛)心
槐树上要枣吃——强人所难
槐树下弹琴——苦中作乐;苦中取乐
换汤不换药——老一套
皇帝出宫——前呼后拥

皇帝打架——争全国
皇帝的交椅——登峰造极
皇帝老爷发酒疯——咋说咋有理
皇帝剃光头——不要王法(发)
皇上吃窝头——装穷
皇上拍桌子——盛(圣)怒
皇上命令——说一是一
黄豆地里的西瓜——数它大
黄豆切细丝——功夫到家了
黄飞虎战关云长——刀对刀
黄盖挨板子——自讨的;自觉自愿
黄狗当马骑——蛮干
黄瓜拉秧——塌子架
黄瓜敲木钟——一言不发
黄河决了口——喋喋不休;一落千丈
黄河里的水——说不清;难清
黄鹤楼上看翻船——乐祸幸灾
黄鹤楼上看行人——把人看矮了
傍晚时的燕子——不想高飞
黄酱掉在裤裆里——不是死(屎),也是死(屎)
黄连拌生姜——辛苦了
黄连泡茶——自讨苦吃
黄连树上雕字——吃苦
黄连树下吃桂圆——苦中有甜
黄连树下喊天主——叫苦连天

黄连水里煮汤圆——又苦又甜
黄连水洗头——苦恼(脑)
黄毛娃娃坐上席——人小辈大
黄泥巴做馍馍——土包子
黄牛打喷嚏——笨嘴拙舌
黄牛的肚子——草包
黄牛落水——各顾各
黄牛咬黄连——吃苦耐劳
黄沙里搀水泥——合在一起干
黄鳝爬犁头——狡滑(绞铧)
黄鳝上沙滩——不死一身残
黄鼠狼拜狐狸——一个更比一个坏
黄鼠狼背兔子——无能为力;力不能及;心有余而
力缺乏
黄鼠狼戴花——臭美
黄鼠狼挡轿车——自不量力;不自量
黄鼠狼叼鸡——有去无回
黄鼠狼躲鸡棚——不是偷也是偷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意;来者不善
黄鼠狼给鸡送礼——不怀好意
黄鼠狼过水田——牵丝攀藤
黄鼠狼和狐狸结亲——臭味相投
黄鼠狼借鸡——有借无还
黄鼠狼进院子——来者不善
黄鼠狼遭难——作恶到头了

黄鼠狼泥墙——缩手缩脚
黄鼠狼拖牛——自不量力;不自量
黄鼠狼闻不出屁臭——志同道合
黄鼠狼下刺猬——一窝不如一窝
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
黄鼠狼钻粪堆——又臊又臭
黄头火柴——一碰就发火
黄羊的尾巴——长不了
黄忠上阵——返老还童
灰堆吹喇叭——乌烟瘴气
灰堆烧山药——混书蛋
浑身贴膏药——缺点不少
浑水池子——看不透
浑水洗澡——越来越糟;洁净不了
豁牙子(牙齿残损的人〕拜师傅——无耻(齿)之

豁牙子过冬——巢毁卵破
豁牙子说话——闪烁其词;含含糊糊
豁牙子咬牛筋——难嚼难咽
活剥兔子——扯皮
活鱼掉进醋缸——肉烂骨头酥
火把换灯笼——明来明去
火柴把上绑鸡毛——胆(掉)子小
火柴棍搭桥——悲伤
火柴盒做棺材——成(盛)不了人

火柴与火药一—一碰就发火
火车带卒皮——勾(钩)搭得紧
火车抵头——针锋相对
火车进地道——势如破竹
火车拉笛——上劲;名(鸣)声大
火车离轨——步履维艰
火车离了道——出轨
火车上马路——出轨;出轨
火车上演戏——欢欣鼓舞
火车头拉纤——独出心裁
火车头没灯——前途无量(亮)
火车厢里赛歌——高歌猛进
火车响汽笛——一举成名;火气冲天
火车扎进高梁地——没辙
火车站的轨迹——畅通无阻
火车站的铁轨——道道多
火鸡比天鹅——差得远;差远了
火炉子里浇油——火气太大
火钳子上阵——算不得武器
人上房顶——坐不稳了;坐不住
火烧芭蕉——不死心;心不死
火烧鞭炮——剑拔弩张
火烧草料场——铤而走险;没有救
火烧草山——没有救
人烧大梁——长叹(炭)

火烧灯草——悲观
火烧房子还瞧唱本——冷静;沉得住气
火烧蜂房——乱糟糟
火烧寒暑表——直线上升
火烧猴屁股——团团转
火烧胡子——眼前便是祸;祸在眼前
火烧裤裆——痛不可言;说不得;坐不住;坐不稳
火烧莲花寺——妙哉(庙灾)
火烧栗子——气崩了;气炸了
火烧岭上捡田螺——没处寻;难寻
火烧茅草——不死心;心不死
火烧屁股——坐不稳;坐不住
火烧日历——没期啦;没日子了
火烧套马杆子——长叹(炭)
火烧鸟龟——心里痛
火烧竹林——尽光棍;满是光棍
火烧竹子——不变节
火烧字帖——天然(字燃)
火神爷出征——有将无兵
火神爷待客——热心
火炭吞下肚——心急如焚
火星子遇汽油库——闹得翻天覆地
火种掉进干柴堆——一点就着;点人就着
货郎背包串乡——没挑的
货郎担洗手——撂(liao)挑子

拨浪鼓——两头摆
蛤蟆打饱嗝——气胀的
蛤蟆的嘴——唱不出好歌
蛤摸戴帽子——充矮胖子
蛤蟆晒肚——仰面朝天
蛤蟆气愤——干鼓肚
蛤蟆吞西瓜——难下口
哈哈镜——走了样
哈巴狗逮老鼠——象猫没猫的本事
哈巴狗叫猫——乱认当家子
哈巴狗没了眼球——瞎神情
哈巴狗坐墙头——硬装坐地土豪
海参长刺——不扎人
海关大钟——到时候就报
海蛎上岸——甭想张嘴
海螺壳里睡觉——不愿露头
海子里的虾米——翻不起不浪
隆冬腊月送扇子——不识业务
寒暑表——有升有降
韩湘子吹笛——异乎寻常
韩湘子落发——一去不复返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韩信伐楚——明修栈道,声东击西
含糖睡觉——梦里甜
旱地的鱼虾——活不长

旱鸭子追猫——紧赶
旱烟袋打狗——坏了杆了
号嘴上塞棉花——无法吹
豪杰上梁山——逼出来的
好花离了土——活不成
好人堆里挑坏人——不多
好意遭雷打——委屈
耗子出洞——准没功德
耗子的眼——才智短
耗子登风车——尽走回头路
耗子倒洞——走后门
耗子动刀——窝里反
耗子滑冰——溜得快
耗子进风箱——找气受
耗子磨牙——没话找活
耗子上吊——猫逼的
耗子算卦——搁下爪就忘
耗子舔猫屁股——送死
耗子钻灶火——未日降临
喝酒尿裤子——松包
喝凉水栽跟头——装晕
喝了御酒——有功之臣
喝了烧酒烤火——浑身发热
喝松花江水长大的——管得宽
喝西北风堵嗓子——倒运透了


河里打墙——把鳖的路挡了
河里的鸳鸯——一对儿
河里的凉水——不值钱
河里长菜——不焦(浇)
河里王八爬上岸——亮露脸
河滩上的石头——没角没棱
河中的浮萍——扎不下根
荷花出水——一干二净
和尚拜堂——满是外行
和尚到了姑子庵——不妙(庙)
和尚的儿子——拣的
和尚看花轿——一场空欢喜
和尚起立——突(秃)起
和尚杀牛——口好心恶
和尚坐溶洞——没事(寺)
核桃里的肉——不敲不出来
核桃皮翻肚——点子不少
黑老鸦下了个白鸡蛋——就当自己长得白
黑李这碰见猛张飞——碰头就崩
黑头演花旦——一变了人物
黑瞎子耍门扛——人熊家伙笨


黑瞎子吃石榴——满肚子熊点子
黑瞎子上轿——谁抬你啊
黑旋风的本名——理亏(李逵)
哼哈二将斗法——喷云吐雾
横杠竹子——进不得城
烘炉里的王八——干瘦(鳖)
洪泽湖的鱼鹰——老等
红花女做媒——自顾不暇
红娘挨揍——满足功德
红着眼睛咬着牙——怀恨在心
嗓子里发痒——伸不得手
嗓子口使勺子——顽皮
嗓子长刺口生疮——说不出好话来
猴儿爬石崖——显出你的本领
猴儿上树——爬得快
猴儿捉虱子——抓耳挠腮
猴学样——装相
山公吃了蒜——挠着屁股转
山公吃大蒜——翻白眼
山公戴草帽——不知几品
山公戴手套——毛手毛脚
山公的屁股——自来红
山公爬皂角树——遇上扎手事
山公看果园——贼喊捉贼


山公骑山君——下来完
山公骑骆驼——往上窜
山公争衔烟斗——伪装
山公扇扇子——学人样
山公扛大梁——受不了
后颈窝抹血——假充挨刀
厚皮黄牛——宜打不宜牵
呼延庆打雷——受命来的
狐狸打马蜂——不知道凶猛
狐狸想天鹅——得不到口
狐狸拜年——用心恶毒
狐狸钻罐子——藏头露尾
狐狸吃刺猬——下不了口
狐狸吃不到的葡萄——满是酸的
狐狸想偷天上月——愿望
葫芦里卖药——不知内幕
葫芦里装水——为的是嘴
葫芦掉井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葫芦蜂的窝——心眼多
葫芦下水——闪烁其词
胡萝卜就烧酒——图个爽性
胡萝卜刻的小孩儿——红人
胡屠户的女婿——犯劲(范进)
猢狲穿衣裳——象个人似的

虎口里的人——存亡不决
虎伴羊睡——靠不住
护城河的王八——混年号
花轿前的乐队——自吹自擂
花椒树——浑身是刺
花生壳,大蒜皮———层管一层
花落结个大倭瓜——看也看了,吃也吃了
花果山上没外姓——一窝孙
花了眼的婆婆绣花——看不清
花骨朵碰在屠刀上——心碎
花瓶里种树——大不了
花头鸡——生事多
花针对麦芒——尖对尖
花岗岩下油锅——厚实(炸石)
花架下养鸡鸭——煞风景
画笔敲敲——绘声绘色
画匠不给神作揖——知道你是哪块地里有呢
画面上的酒菜——叫人眼饱肚饥
怀儿婆的口粮——两人一份
怀里揣镜子——心里亮堂
坏鬼军师——专出坏主意
皇帝出朝——驾到
皇帝的妈妈——大厚(后)
皇帝补皮鞋——难逢(缝)
黄豆煮豆腐——父子相认

黄连树下种苦瓜——苦生苦长
黄连树上结糖梨——甜果都从苦根来
黄连炒猪头——苦了大嘴
黄牛拉磨——慢工出细活
黄鼠狼吃鸡毛——填不饱肚子
黄鼠狼的脾气——偷鸡摸蛋
黄鼠狼抽了筋——浑身打哆哆
黄鼠狼娶媳妇——小打小闹
黄鼠狼下息——一窝不如一窝
黄鼠狼见了鸡——眼馋
豁子拌嘴——谁也甭说谁
豁子喝米汤——无耻(齿)下贱
活鱼丢在沙滩上——于蹦于跳
活鱼掉进醋缸——肉烂骨头酥
活人跳进滚水里——不死扒层皮
活剥兔子——扯皮
火车开到马路上——出轨
火车轮子上轨迹——切实可行
火车不开——推着走
火车上演戏——欢欣鼓舞
火镰对火石——一碰就发火
火炭掉在头发上——火烧火燎
火盆里栽壮丹——不知死活
火烧棺材——逼死人
火烧胡子——练(炼)嘴

火烧猴屁股——急得团团转
火烧金銮殿——没地(帝)位
火烧屁股——坐不住
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