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
笑话诙谐->>歇后语>>S
仨钱买匹马——自骑自诩
撒了谷子拾稻草——不分主次;主次不分
赛马场上的冠军——身先士卒
三把钥匙挂胸膛——高兴高兴真高兴
三百斤的野猪——全凭一张嘴;全仗嘴
三本经文掉了两本——不苟言笑
三岔口的地保——管的宽
三尺长的被单——顾头不管脚
三尺门褴——高抬不上
三寸舌头是软的——横说竖说都有理
三代人出门——扶老携幼
三分钱的烧饼——大不了
三分钱买个臭猪蹄——贱货
三分钱买个小黑瞎子——熊玩艺
三伏天的狗——喘不上气;上气不接下气
三伏天的馊豆腐——变坏了
三伏天卖不脱的肉——臭货;龌龊货
三个半人抓螃蟹——七手八脚
三个鼻孔眼儿——多一股子气
三个手指拣田螺——万无一失

三个铜子放两处——一是一,二是二
三个头头一个兵——不知听谁的
三个土地堂——妙(庙)妙(庙)妙(庙)
三个醉汉撒酒疯——闹个不断
三根缆绳拴两端——使偏劲
草庐三顾——好难请
三合板上雕花——尖刻
三间瓦房不开门——怪物(屋)
三角挫刀——面面有用
三角砖头——摆不平
三节棍上天——诋毁(飞棒)
三斤半鸭子二斤半嘴——多嘴多舌
三九天吃辣椒——嘴辣心热
三九天吃梅子——破旧
三九天穿裙子——美丽又动(冻)人
三九天穿短衫——抖不起神威
三九天的冰棍——没人理
三九天掉冰窟——抖起来了
三九天送皮袄——暖人心
三九天种小麦——不是时候
三句活不离本行——干啥说啥
三流子哥大流子弟——二流子
三毛的头发——稀疏
三亩地里一棵谷——单根独苗
三年不漱口——一张臭嘴
三年不知肉味——不吃香
三片子嘴——能说会道
三千丈的山崖——高不可攀
三人过独木桥——有先有后
三人两根胡子——稀疏
三色圆珠笔——疑心
三升米的粑粑——难处(杵)
三十六计——走为上
三十晚上盼初一——指日可下
三十晚上盼月亮——没指望
三十晚上走路——没影子
三岁小孩贴对联——上下不分
三条腿的蛤蟆——怪物;异乎寻常
三条腿的毛驴——没跑;跑不了
三碗稀饭换碗面——没有多少廉价占
三下五去二——爽性利索;干净利索;一个不留
三下五去四——错打了算盘
三下子少了一会儿——还有两下子
三月的冰河——开了动(冻)
三丈长的扁担——摸不着头尾
散了架的南瓜棚——支撑不开
桑木扁担——宁折不弯
桑葚落地——熟透了
嗓子眼里长骨头——百辞莫辩
扫厕所的当知县——臭根柢;根柢臭;根子不净

扫帚打跟头——成精作祟
扫帚画花——粗心大意
扫帚写生——鬼话(画)
扫帚作揖——拜把子
森林失火——尽光棍;满是光棍
沙地上推小车——一步一个足迹
沙锅炒豆子——崩了
沙锅炖肉——熬出来的
沙锅里煮皮球——滚蛋
沙罐里炒胡豆——扒拉不开
沙漠里耕种——一无所得
沙漠里盼水喝——干着急
沙滩里栽花——扎不下根;难生根、
沙滩上的石子——昂首皆是
沙滩上浇油——白费
沙窝里种荞麦——不成
鲨鱼学黄鳝——尽想滑
杀鸡给猴看——惩一儆百
杀人不见血——凶恶手辣;阴毒
杀人不必刀枪——软拾掇
杀人的和尚念佛经——假慈悲;假慈悲
杀猪刀子刮胡子——太悬乎
杀猪的改行——改邪归正
傻二哥算帐——糊模模糊;浑浑噩噩
傻瓜伸脑壳——目瞪口呆
傻小子不识货——拣大的摸
傻小子爬墙头——四下无门;四路无门
傻小子睡凉炕——全凭人力旺
傻子赶庙会——左顾右盼;光图热烈
傻子活了九十八——虚度年华
筛子盛水——一场空
筛子里的米粒——无孔不入
筛子做锅盖——心眼多;心眼不少;气不打一处来;处处灰心
晾干的蛤蟆——干瞪眼;白瞪眼
晾干的黑枣——缩成一团
晒裂的葫芦——开窍了
扇着扇子拉风箱——两端受气
扇着扇子谈天——说风凉话
山顶纳凉——占上风
山顶上的蘑菇——根子硬
山东的骡子学马叫——南腔北调
山洞里迷了路——摸不清方向
山沟里的人家——零零散散
山沟里叫喊——有回音
山沟的回声——不平则鸣
山尖上摘月亮——办不到;没惩办
山里的五步蛇——毒极了;最毒
山坡上烧火——因地制宜(柴)
山雀子相会——唧唧喳喳
山上的石头,田里的莠草——家常便饭
山上开梯田——步步高
山上找鱼虾——没影的事
山头上看飞机——登高望远
山羊打架——明争暗斗
山羊拉大便——稀稀落落
山腰的枯树——七枝八杈
山鹰的眼睛——尖利
山中的瘦虎——大志在
山中的野猪——嘴巴好厉害
陕西驴子不拽车——不由人愿;由不得人
善男信女拜观音——心诚
扇车口挂堂鼓——吹牛皮
感冒鼻塞——似通非通;半通不通
商店里的样品——铺排
上岸的鱼虾——干蹦干跳
上朝不带奏折——忘本
上等轮胎——有气难出
上等牙刷——爱财如命
上鸡窝摔跟头——笨(奔)蛋
上炕不点灯——瞎摸
上了套的牲口——听喝的
上了弦的箭——剑拔弩张
上满发条的挂钟——分秒不息
上山采竹笋——优秀
上树逮麻雀——连窝端
上套的山公——任人耍;山人帆少
上梯子摘星星——够不着
上天摘月亮——胡思乱想;梦想
上午植树,下午选材——性太急
烧干的锅炉——气炸了;气崩了
烧黄青菜煮焦饭——过火
烧火剥葱——各管一工
烧焦了的米饭——凑合着吃
烧香赶和尚——喧宾夺主
烧香碰倒菩萨——模糊蛋
艄公不摇橹——耽搁一船人
少时衣裳老来穿——守时货
蛇吞扁但——直脖啦
蛇吞蝎子——以毒攻毒
蛇钻窟窿——顾前不管后
舌头打滚——闪烁其词;含含糊糊
舌头绕到牛桩上——胡缠;胡搅蛮缠
射箭没靶子——无的放矢
申公豹的脑袋——人前一面,人后一面
申公豹的眼睛——朝后看
深山的石头——有的是;多的是
深山里的小庙——冷冷清清;没香火
身上拔汗毛——无伤大体;无关大体
身上背筛子——浑身是窟窿
神龛(kan〕上戳窟窿——妙(庙)透了
神仙的茅坑——没有份(粪)
神像拍胸口——没心肝;没心没肝
神主头上使剪刀——羞(修)祖先
生成的骨头长就的肉——定了
生成的相,做成的酱——变不了;无法变
生虫的拐杖——靠不住;不可靠
生姜脱不了辣气——本性难改
生就的驼子——直不了
生就尾巴长就相——变不了;无法变
生了娃娃休妻——忘了旧情;不念旧情
生铁换豆腐——吃软不吃硬
生铁进了铁匠炉——挨锤的货
生铁犁头——宁折不弯
生吞蜈蚣——百爪挠心
生锈的剪刀——掰不开
牲口不上膘——料不到
绳子拴石头——穷得叮当响
剩余九十九个——百里挑一
圣人肚,杂货铺——难不住
圣人面前卖文章——自不量力;不自量
圣人遭雷击——好心不得好报
师字去了横——真帅
狮子尾巴摇铜铃——热烈在后头
虱子躲在皮袄里——有住的,没吃的
失舵的轮船——掌握不住方向
失魂的鱼——乱撞乱碰
失火唱山歌——乐祸幸灾
失灵的轿车——横行无忌
失群的大雁——孤孤单单
湿水的大鼓——不想(响)
石板地上插柳树——难生根
石板上耍瓷坛——硬功夫
石板上种瓜——难发芽
石缝里的山药——两受夹;两端受挤
石膏做冰糕——至死不悟
石磙点灯——照旧(场)
石猴坐全国——毛手毛脚
石灰厂倒闭——自食其力
石灰浆写文章——净写别(白)字
石灰铺路——白走
石灰石进了火窑里——要留清(青〕白在人世
石灰水刷标语——净写别(白)字
石灰窑里安电灯——明理解白;理解
石匠的钢钎——挨敲的货
石匠的凿子——专栋硬的克
石匠使拳头——硬充本领
石臼放鸡蛋——稳稳当当;稳当当的
石臼里舂线团——捣乱
石臼里装阎罗——捣乱

石臼子砌烟囱——不成功
石榴花开——老来红
石榴树上挂醋瓶——又酸又涩
石马塞进车辕里——生搬硬套
石菩萨的眼睛——有眼无珠
石狮子的鼻子——难开窍;不开窍
石狮子的脑袋——七窍不通
石狮子跳舞——耍不起来
石狮子的眼睛——动不得
石头打汤——不进油盐;油盐不进
石头蛋子患病——病入膏肓
石头缝里长青藤——两受夹;两端受挤;根子硬
石头缝里长竹笋——憋出来的
石头脑瓜子——难开窍;不开窍
石头人——死心眼;没心肝;没心没肝
石头人嘴里灌米汤——滴水不进
石头子孵小鸡——原封不动
石头做的心——无情无义
石柱子戴草帽——凑人头
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大显神通
十八口儿乱当家一各自为营
十八口唢呐齐奏——全吹了
十步九回头——藕断丝连
十二寡妇征西——全家都上
十二月逛公园——坐冷板凳
十二月说梦话——夜长梦多
十个铜板少一文——久闻(九文)
十个指头干事——同舟共济
十两酒装进一斤瓶——正好
十亩竹园一根笋——分外宝贵
十年无战事——休养生息
十三陵的石人——站惯了的
十三陵的石人张大嘴——没话
十五个瘸子拜年——七高八低
十五个小孩打闹——七哭八笑
十五个珠子断了线——乱七八糟
十五张画贴一块——东拼西凑
十五只小舟出海——七颠八倒
十月里的鸡冠花——老来红
十盏明灯熄五盏——半明半不明
十指头生疮——棘手
十字街头遇亲人——巧相逢
十字路口敲锣——四方出名(鸣)
十字路口摔跟头——摸不清东西南北;分不清东南西比
食堂的菜锅——油透了
实心竹子做笛子——吹不响
拾粪的敲门找——死(屎);寻死(屎)
拾鸡毛凑掸子——凑数
屎壳郎变知了——一步登天;高升了

屎壳郎出国——臭名昭著
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
屎壳郎戴花——臭美
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
屎壳郎掉蒜臼——装蒜
屎壳郎跌粪坑——饱餐一顿;死(屎)里求生
屎壳郎放屁——不值一文(闻)
屎壳郎喝稀饭——越吃越模糊
屎壳郎叫门——臭到家了
屎壳郎捏喇叭——臭吹
屎壳郎爬到虎头上——吓唬人
屎壳郎爬到桑叶上——吐不出好丝来
屎壳郎爬树——玄乎
屎壳郎上饭桌——厌恶
屎壳郎平话——满嘴臭屁
屎壳郎推车——滚蛋
屎壳郎下蛋——孬种;不是好种
屎壳郎支桌子——充硬汉
屎壳郎坐飞机——臭气熏天;一步登天
屎坑里的砖头——又臭又硬;臭硬
战士搭帐篷——安营扎寨
收割了的庄稼地——一溜净光
手电筒没灯泡——有眼无珠
手榴弹冒烟——难近身;近不得身;给谁谁不要
手拿刀把子——有凭证可抓
手捧鸡蛋过河——当心过度(渡)
手心里的虱子——明摆着
手心里的小虫——随人捏
手掌里的软糕一要扁就扁,要圆就圆
手掌心放烙铁——作茧自缚
手抓刺猖——又刺又痛
守着公鸡下蛋——白费工
受潮的麻花——不爽性
寿星出点子——老主见
寿星的棉袄——老套子
寿星跌跟头——老得发昏
寿星卖了张果老——倚老卖老
寿星娶小——人老心不老
瘦子光膀子——显露
舒畅他娘哭深夜——舒畅死啦
墨客赶牛——慢慢来
书桌上的笔筒——粗中有细
熟透的苹果——红得发紫
秫秸杆做柱子——顶不住
署全国大雪——罕见;罕见
属大肠的——扶不直
属地瓜的——一辈子出不了头
属豆饼的——上挤下压
属狗尾巴的——越摸越翘
属公鸡的——好斗
属豪猪的——浑身是刺
属耗子的——胆子小;偷吃偷喝;记吃不记打;小
心眼;心眼狭小
属老鼠的——爱偷
属漏斗的——填不满
属吕布的——有勇无谋
属罗成的——不服小
属暖水瓶的——外冷里热
属炮筒子的——直来直去;直进直出;直出直入
属皮球的——踢来踢去
属秦椒的——越老越红
属绷簧的——能曲能伸
属唐憎的——慈悲为怀;不知好歹;好歹不分;对错不清
属兔子的——胆子小;溜得快
属蚊子的——专吸人血
属牙膏的——受人架空;不挤不出
属夜猫子的——穷叫唤
属张飞的——粗中有细
属猪八戒的——好逸恶劳
属村子的——心虚
黍米做黄酒——潜力大
树上的叶子——萧瑟
树梢上吹喇叭——趾(枝)高气扬
树叶子掉到河里——趁波逐浪
树枝上挂团鱼——四脚无靠
树枝丫盖房——不是正派资料
树桩上的鸟儿——早晚要飞;早晚要飞
竖起大拇指当扇子——自诩
耍大刀的唱小生——改行
耍皮影子(皮影戏)的——尽捉弄人
甩出去的手榴弹——大发雷火
甩了西瓜捡芝麻——避实就虚
双胞胎比长相——如出一辙;一个样;没什么两样
双胞胎睡懒觉——对不住
双锤落鼓——一个音
双色圆珠笔——有他心
双手拍蚂蚱——一下当两下
霜打的高梁苗——抬不起头来
霜打的黄瓜——蔫了
霜打的麻叶——无精打采
霜打的嫩苗——岌岌可危
霜后的大葱——软不拉耷;不死心;心不死
水边盖高楼——首战之地
水兵的汗衫——道道多
水道眼贴对子——门头不高
水豆腐——一触即溃
水滴石板穿,绳锯木头断——日久见功夫
水缸里摸鱼——万无一失
水缸里装酒——不能相提并论(坛)

水罐里的王八——瞎碰;瞎撞
水鬼插袂——怪哉(栽)
水壶里盛汤圆——肚里有货倒不出;有货倒不出
水壶里翻跟头——胡(壶)闹
水壶里扔秤砣——砸啦
水井放糖精——甜头我们尝
水里的蛤蟆——趁热打铁
水龙头不关——自流
水面打一棒——无伤痕;无痕迹
水面上的油花——漂浮
水泥柱里的钢筋——暗里用力;使暗劲
水牛背上挂树叶——垂手可得
水牛吃活蟹——有劲使不上;有力无处使
水牛打架——明争暗斗
水牛过河——永不回头;露头角
水牛角——难治(直)
水泡豆腐渣——轻松
水泡豆子——自负;自我胀大
水瓢上记帐——一概抹销
水泊梁山的兄弟——越打越亲近
水浸菩萨——一摊泥
水上画画儿——水中捞月;有劳无功
水獭找泥鳅——一个刁,一个滑
水塘里的泥鳅——光秃秃
水塘里挖藕——心眼多;心眼不少
水桶当喇叭——大吹
水桶缺了把——不成体统(提桶)
水推龙王走——自顾不暇
水推菩萨——绝妙(庙)
水仙不开花——装蒜
水中荡葫芦——两端摆
水煮石头——难熬
睡猫打呼噜——异乎寻常
睡梦里逮鸟——空扑一场
睡梦娶媳妇——爽快一时
睡歪了枕头——想偏疼了
顺得姑来失嫂意——可贵分身
顺风划船——又快又省
顺风顺水船不动——不对头
顺沟摸鱼——没跑;跑不了
顺足迹走路——走人后尘
顺手牵羊——趁机行事
顺藤摸爪——万无一失
顺着梯子下矿井——步步深化
说出的话牛都踩不烂——硬邦邦
说起风便扯帆——说干就干
平话的唱大鼓——走了板
平话的嘴,唱戏的腿——有伸有缩(说)
说真方卖假药——冒牌货
丝瓜筋打老婆——一装模作样
丝线缠麻线——越缠越乱
丝线穿珍珠——串起来了
司鼓兼吹号——大吹大擂
司号员打鼓——大吹大擂
司令上树——趾(枝)高气扬
司马夸诸葛——自愧不如
司马懿(yI)破八卦阵——不懂装懂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死得不明不白——模糊鬼
死胡同逮猫——没跑;跑不了
死了耗子猫来哭——假慈悲;假慈悲
死了三年的老鸹——光剩嘴
死人穿新鞋——白糟踏
死人堆里的老鼠——眼红;红眼
死人脸上挨耳光——死不要脸
死人拍马屁——巴结鬼
死人托梦——阴魂不散
死罪逢恩诏——喜不自禁
四川的担担面——又麻又辣
四大金刚腾空——不着实地;悬空八只脚
四大天王丢盔卸甲——大北而逃
四方萝卜——愣头青
四两棉花八张弓——细谈(弹)细谈(弹)
四两人讲半斤活——自不量力;不自量
四面脑勺子——没脸
四十里地不换肩——抬杠的能手
四棱子鸡蛋——没处寻;难寻
松鼠的尾巴——翘得高
宋江的绰号——及时雨
宋太祖陈桥叛乱——取而代之
送亲家接媳妇——两端不误
苏妲己打喷嚏——妖气
苏妲己的妈妈——老狐狸精
姑苏的蛤蟆——难缠(南檐)
蒜薹发杈——二杆子
算盘子进位——以一当十
随口哼山歌——心里有谱
孙膑吃狗屎——装聋作哑
孙山公的屁股——坐不住;坐不稳
孙山公的四肢——闲不住
孙山公斗魔王——打你个牛角朝天
孙山公上了花果山——称王称霸;左右逢源
孙山公守桃园——自作自受
孙山公着了急——抓耳挠腮
孙权招妹夫——弄假成真
孙悟空放屁——猴里猴气
孙悟空跳出老君炉——捂不住
孙悟空西天取经——大显神威
孙悟空制服铁扇公主——钻心战术
孙子穿爷爷的皮袄——充老相
孙子打爷——图谋不轨
笋壳套牛角——正适宜
唆人跳海——硬往死里逼
梭子不挂线——空交游
锁子看门——家中无人
仨鼻子眼儿——多出一口气儿
三个钱买猪头——便是一张嘴
三个钱买个牛肚子——尽吵(草)
三分钱买个烧饼还看薄厚——小气得很
三九天喝姜汤——热心肠
三九天穿单褂——抖不起来了
三九天穿裙子——美丽又动(冻)人
三九天吃冰棍——寒了心
三十晚没月亮——年年如此
三十晚上失了牛——下一年的事
三十晚上的案板——没有空
三十年作寡妇——老守
三十岁不留胡子——凭证在心里
三条腿的毛驴——没多大奔头
三本书掼脱两本——不苟言笑
三里地两端走——磨蹭
三毛加一毛——时尚(四毛)
《三字经》倒着念——人道狗(苟)
伞兵跳伞——一泻千里
丧家狗——头低低

骚狐狸见不得关二爷——邪不压正
扫把戴草帽——假充人
扫帚写家书——鬼话(画)
扫帚倒置竖——没大没小
杀狗不会,谈狗有余——谈判不会做
杀鸡用牛刀——借题发挥
杀牛取肠——不合算
杀猪不吹——蔫退(火退)
杀猪匠关门——不吹啦
杀猪开膛——搜肠刮肚
杀猪的遇见拦路的——都有家伙
沙锅里煮羊头——脑袋早软了嘴还硬
沙河里的石头——又圆又滑
沙丘的家——不定
沙滩上的黄鳝——寿数不长
杉木做砧板——不顶用
傻小子不识“兔”字——免了
傻小活了九十八——虚度年华
傻小拔萝卜——硬拧
晾干的爆仗——有火就叫
山顶上的厕所——臭气蒸天
山里红包棕子——没枪(枣)
山后的蝈蝈——老油子了
山上垂钓——财迷
山腰里遭雨——上下尴尬
上不沾天,下不着地——两端不执行
上坟不带烧纸——惹祖先气愤
上轿穿耳朵——暂时忙
上山砍柴卖,下山买柴烧——多一道手续
上绣的铁锁——打不开
上嘴唇贴天,下嘴唇贴地——好大的口
饶饼铺里的老鼠——次(吃)货
烧红的锅里添凉水——炸了
挠火棍量白布——抹黑
烧酒医缺点——最(醉)好
烧香遇到活菩萨——求之不得
艄公不摇橹——耽搁一船人
少林寺的和尚——全(拳)是好的
少里裁衣老来穿——过期的贷
舌头没根——跟着嘴转
舌头伸到人家嘴里——帮腔
舌头上长了酸枣树——说话带刺
舌头上抹香油——油滑
舌头着了凉——宛转(寒虚)点
蛇缠葫芦——假充龙戏珠
蛇跑兔子窜——各有各的计划
蛇头上的苍蝇——自来的衣食
蛇公说话——虚(须)着哩
蛇逼蝎子蜇——一个更比一个毒

舍身崖边摘牡丹——贪花不怕死
伸着嘴巴找笼头——自己上了套
深山里的坟堆——久慕(墓)
神仙女下凡间——天配良缘
气愤踢石头——痛的是自己的脚
生米煮成锅巴和稀饭——同胞不同生
生要——老的辣
生了个孩子没有气——吓(下)死人
圣人上树——得意忘形
虱子躲在皮袄里——有住的无吃的
涩手抓面粉——沾小廉价
师傅当丈人——亲上加亲
师姑堂里晾尿布——阴干
十冬腊月的萝卜——动(冰)了心
十二月的蛇——打一打,动一动
十二月里说梦话——夜长梦多
十个团鱼跑一个——久违(九鳖)
十五个人谈天——众说纷纭
十五只吊桶吊水——忐忑不定
十月间的桑叶——无人睬(采)
狮子吃蚊子一白费力
石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石缝里的山药——两端受夹
石膏做冰糕——至死不悟
石灰窑里过路——一身皎白

石榴里的籽儿——挤得紧紧的
石磨磨铁豆——难上加难
石狮子的五脏——实(石)心肠
石碾压核桃——肝脑涂地
石头上栽葱——水中捞月
石头缝里逮螃蟹——万无一失
石头缝里寻草籽——闲得没事干
石头钉钉子——硬对硬
时迁偷鸡——屈打成招
实心饺子——不掺假
食紧弄破碗——欲速则不达
屎壳郎搬迁——走一路,臭一路
屎壳郎打饱嗝——满嘴臭气
屎壳郎戴铃铛——丁当不起来
屎壳郎爬鞭梢——光知道腾云驾雾,不知道死在眼前
屎壳郎进珠宝店——臭宝物
屎壳郎抹口红——假充佳人
屎壳郎撒欢——扬兴一时
事急马行田——乱走
收了卦签——不算了
收音机里唱戏——听到声响瞧不见人
手里的泥丸——要圆就圆——要扁就扁
手拿谜语猜不出——执迷(谜)不悟
手掌里搁火炭——受不了
受冻的毒蛇——将(僵)住了
痰死的骆驼——比马大
书店失火——天然(字燃)
属大公鸡的——光叫唤不下蛋
属核桃的——非得用棒锤
属狗的——老爱咬人
属鸭子的——再装扮也是扁嘴了
属蛇的——张嘴就放毒
属木匠的——会砍
属兔子的——一蹦三尺高
属蟹的——肚里有货
属芝麻的——不打不出油
树大阴凉小——照顾不到
树倒猢狲散——分道扬镳
树上的百灵鸟——说的比唱的好听
树叶落到河里头——趁波逐浪
耍大刀的唱小生——改行
耍皮影的遇路劫——丢人
刷帚疙瘩配马勺——挺适宜
拴驴找个棉花垛——懦弱货
双黄蛋——两个心
川子捧寿桃——有理(礼)
小缸里抓王八——手到擒来
小壶里煮饺子——肚里有货倒不出

水里的鸳鸯——难分难舍
水面上浮秤砣——不可能
水牛背树叶——垂手可得
水上的油花——轻浮
睡梦打五更——一窍不通
顺风不见风——富有不知富
顺坡推碌碌——滚得快
说牛马下蛋——笑话连篇
平话人刹板——且听下回分说
撕衣衫补长裤——杯水车薪
死了老公没了儿——孤家寡人
死人的眼睛——无神
死水上的破船一缄默沉静(没)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豁出去了
四大金刚弹琵琶——不谈(弹)也得谈(弹)
四寸高的人耍三寸长的笔——小人要写大文章
四海龙王动刀兵——里里外外都是水
四两棉花一张弓——从何谈(弹)起
四月的花园——有理(李)有性(杏)
宋江的军师——无(吴)用
送灶王爷归西——多说好话
苏三上堂——句句是真话
姑苏人卖豆腐——完


蒜臼缸子喝茶——不对味儿
孙二娘开店——谋财害命
孙山公钻进牛魔王肚里——心腹大患
孙权定下招亲计——赔了夫人又折兵
孙武用兵——以一当十
孙悟空当齐天大圣——自负自负
孙悟空进鸡窝——猴捣(盗)蛋
.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188bet www.188bet.com bwin 平博 unibet 明升 188bet uk Ladbrokes 德赢vwin 188bet m88.com w88 平博88 uedbet体育 188bet 188bet 威廉希尔 明升体育app 平博88 M88 Games vwin德赢 uedbet官网 bodog fun88 188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