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
笑话诙谐->>歇后语>>H

豁子嘴吹萧——越吹越不响
豁子嘴照镜子——当面出丑
豁子喝米汤——无耻(齿)下贱
豁子拌嘴——谁也甭说惟
豁嘴吹灯——白费力
豁嘴罐子吊水——任其自然
豁牙子拜师傅——无耻(齿)之徒
豁牙子啃猪蹄——横扯筋
豁牙子啃西瓜——道道多
话里揉进胡椒面——辣得很
和尚打架——抓不住辫子
和尚到了姑子庵——不妙(庙)
和尚看花轿——一场空欢欣
和尚的木鱼——合不拢嘴
和尚的儿子——拣的
和尚的分居——多事(寺)
和尚庙里的老鼠——听的经卷多
和尚庙对着尼姑庵——没事也得有事
和尚训道土——音得宽
和敞拜丈人——没有这回享
和尚养儿子——荒谬绝伦
和尚拜堂——满是外行
和孙山公比翻跟斗——差着十万八千里
和尚的脑壳——设法(发)
和尚照镜子——无计(害)可施(梳)
和尚坐溶洞——没事(寺)
航船上的耗子——假冒带毛的货
耗子拱墙根——没缝打缝
耗子打洞——路路通
耗子搬迁——穷捣登
耗子上吊——猫逼的
耗子啃木箱——闲磨牙
耗子啃皮球——客(嗑)气
耗子出洞——雇没功德
耗子钻灰堆——闭着眼混
耗子生儿——喂猫的货
耗子倒洞——走后门
耗子伸腿——缩手缩脚
耗子钻牛角——越钻越紧
耗子逗猫——没事找事
耗子嫁女——讲吃不讲穿
耗子吃砒霜——翻白眼
耗子的眼——才智短
耗子磨牙——没话找话
耗子滚到面柜里——乐模糊了
耗子嫁猫——自找死
耗子舔猫屁股——送死
耗子掉进面缸里——白眼看人
耗子舔猫鼻子——自己找死
耗子窟窿——填不满
耗子进老鼠夹——离死不远
核桃里的肉——不敲不出来
核桃皮争吵——点子不少
壶里伸进烧火棍——胡(壶)搅
壶里煮粥——欠好搅
壶里没水——白捎(烧)了
荷包里冒烟——妖立(腰烟)
哼哈二将——姿态凶
害脚气长秃疮——两端落一头
害了伤寒病——忽冷忽热
黄鼠狼吊孝——装啥蒜
黄鼠狼的腚——放不出什么好屁来
黄鼠狼立在鸡棚上——不是你也是你
黄鼠狼单咬病鸭子——倒运越加倒运
黄鼠狼钻水沟——各走各的路
黄鼠狼的脾气——偷鸡摸蛋
黄鼠狼看鸡——越看越稀
黄鼠狼偷鸡一专干这行的
黄鼠狼寻食——识趣(鸡)行事
黄鼠狼间难卦——凶多吉(鸡)少
黄鼠狼嘴下逃出的鸡——好运气
黄鼠狼蹲在鸡窝里——投机(偷鸡)
黄鼠狼骂狐狸——都不是好货
黄鼠狼见了鸡——眼馋
黄鼠狼拜孤狸——一个更比一个坏
黄鼠狼挡轿车——自不量力
黄鼠狼钻磨坊——充大耳朵驴
黄鼠狼吃鸡毛一~填不饱肚子
黄鼠狼咬病鸭子——浑身打哆唆
黄鼠狼的脊柱——软骨头
黄鼠狼抽了筋——浑身打哆嚎
黄连木做笛子——苦中作乐
黄连树下种苦瓜——苦生苦生
黄连树上结糖梨——甜果都从苦根来
黄连拌苦胆——苦到家了
黄连锅里煮人参——从苦水中熬过来的
黄连汤淘饭——曰日苦
黄鳝过河滩——不死也要落一身残
黄花鱼下挂面——不必言(盐)
黄花女作媒——自顾不暇
黄瓜当木棒——越打越短
傍晚的燕子——不想高飞
黄狗头上出角——尽出洋(羊)相
黄狗当马骑——糊弄
黄泥巴脚杆子——老实巴脚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事(屎)也是事(屎)
黄沙时搀水泥——合在一起于
黄蜂叮屁股——有痛讲不出日
黄忠出阵——不服老
黄豆意豆腐——父子相会
黄豆芽上天——带尾巴的能豆子
黄豆碰上热锅——欢蹦乱跳
患的软骨症——没点刚毅
韩湘子吹笛——与众不同
韩湘子拉着铁拐李——一个会吹,一个会棒
韩湘子的花篮——要啥有啥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蛤螟打饱嗝——气胀的
蛤蟆拉车——没潜力
蛤蟆咬秤砣——没那个曰劲
蛤螟晒肚——仰面朝天
蛤螟跳到热葵上——欢欣一时是一时(死)
蛤螟跟着团鱼儿转——某当龟孙子
蛤蟆蝌子害头痛——浑身是病
蛤螟的嘴——唱不出好歌
蛤螟无路——只得跳
蛤螟打伞——怪呀
蛤螟吃花骨朵一心里美
蛤蟆戴帽子——充矮胖子
喝盐开水聊无——尽讲闲(咸)话
喝了一坛子山西醋——酸心透了
喝了烧酒烤火——浑身发热
喝江水说海话——无边无沿
喝西北风打饱嗝——硬挺
喝西北风堵喉咙——倒运透了
喝西北风长的——没点热乎气
喝酒尿裤子——松包
喝酒晒太阳——周身炽热
喝米汤划拳——图热烈
黑瞎子打入——架不住那一巴掌
黑瞎子敲门——熊到家了
黑瞎子头上长犄角——仍是那个熊姿态
黑灯笼里点蜡烛——有火发不出
黑灯瞎火跳舞——私自作乐
黑泥鳅钻进全鱼缸——谁跟你比美
黑天捉牛——摸不着角
黑天捉老鼠——找不着窟窿
黑处作揖——名人凭心
黑老鸦下了个白鸡蛋——就当自己长得白
黑旋风的本名——理亏(李奎)
猴儿爬石崖——显出你的本领了
猴儿拿木棒——胡抡
猴儿的脸,猫几的眼——说变就变
山公戴手套——毛手毛脚
山公捡姜——吃也不是,丢也不是
山公唱大戏——捣乱台
山公不上树——多打几遍锣
山公捞月亮——白欢欣一场
山公吃核桃——全砸了
山公拉弓——不是姿态
山公耍拳——小架式
山公爬树——拿手戏
山公爬上樱桃树——粗人吃细粮
山公爬板凳——各想一头
山公扇扇子——学人样
山公骑山君——下来完
山公上凉亭——丑鬼耍风流
山公衔烟斗——伪装
山公骑羊——不成人马
山公吃大蒜——翻白眼
山公扛大梁——受不了
猴学样——装相
山公看果园——贼喊捉贼
山公骑马——一跃而上
山公耍把戏——老一套
山公笑兔子尾巴短——彼此彼此
山公爬竹竿——上蹿下跳
槽笛吹火——处处灰心
狐狸看吃刺猥——下不了日
狐狸看鸡——越看越稀
狐狸作梦——想着投机(偷鸡)
狐狸打马蜂——不懂得死活
狐狸吵架——一派胡(狐)宫
狐狸想天鹅——不得到日
狐狸说教——旨在偷机(鸡)
洪炉的料,食堂的钟厂一下挨揍,就挨敲
蛤蟆无路——只得跳一步
(比方在境况困难的情况下,被逼采纳的举动或方法。)
蛤蟆吃黄蜂——反倒挨一锥
(比方不光没有得到,反而吃了亏。)
哈巴狗上轿——不识抬举
哈巴狗带串铃——充什么大牲口
(比方小角色假装大角色的姿态。)
喻巴狗舔脚跟——亲的不是当地
(比方场合不对)
孩子们春节——常盼那一天
(比方期望有那么一天)
孩子的节日——儿戏
孩子讲悄悄话——由他说去
海底打拳——功夫深
海底谋杀——害人不浅
海底动物——不见天日
海面上刮风——波涛超伏
海面上起风——不安静
海风阵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海上的孤舟——无依无靠
海上谈天——漫无边际
海上观测——往远处看
海象打架——光使嘴
海底捞月——白费力
(比方白费力气,达不到意图。)
海底捞月。天上摘星——想得到,办不到
(比方梦想简单,要真实做到那是不可能的。)
大海捞针——往哪儿找去
(比方极难寻觅,或不简单办到)
海石秃上的榜蟹——明爬着
什匕喻明摆在那儿,很简单看清楚)
寒冬腊月喝冰水——肚里有火
寒冬腊月喝冰水——心都凉了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韩湘子吹萧——与众不同
旱鸭子过河——不知深浅
旱地的葱过道的风,蝎子尾巴财主的心——又奏又辣又刺

旱地的鱼虾——活不长
旱地的北瓜——越老越红
旱她的乌龟——无处藏身
旱天的井——水平低
早曰里的泥鳅——钻得深
旱鸭子追猫----紧赶
囤子顶上插旗杆——尖上优秀
听见猫叫身子抖——胆小怕事
旱地鱼虾——活不下去了
(比方日子苦,欠好活下去)
旱鸭子过河——不知深浅
(比方情况不明,心里没底。今有没把握的意思)
豪杰上梁山——逼出来的
(比方局势所迫,不得不那样做)
好花插在牛屎上——真惋惜
耗子掉水缸——时尚(湿毛)
耗子给猫捋胡子——溜须不要命
(比方拼命凑趣)
耗子拉木锨——大头在后边
耗子爬秤钩——自己称自己
(比方自卖自夸。)
耗子爬竹竿——一节一节来
(比方有步骤地进行)
耗子舔猫鼻子——找死
耗子偷米汤——牵强糊得着嘴巴
耗子钻凤箱——两端受气
(比方受夹板气)
耗子逗猫——没事找事
(比方自找麻烦)
耗子的眼睛——只看一寸远
(比方目光短浅。)
耗子找枪——窝里反
耗子掉到醋缸里——一身酸味
耗子见猫——赶快逃
耗子见猫——逃不了就没命
号筒里塞棉花——吹不响
号嘴上贴胶布——无法吹了
(比方鬼话说到了头)
号手身世——会吹
喝凉水栽跟间——装晕
喝水塞牙缝,放屁扭了腰——该倒运
喝水拿筷子——用不着
比方没有用。)
喝酒穿皮袄——里外发烧
(比方走运,忽然好了起来J
喝了柠蒙水——心里酸溜溜的
喝了黄连猎胆汤——一肚子苦水
河里的鸳鸯——一对儿
河里的尼鳅种,山上的狐猩王——老好巨滑
河里的鹅卵石——光秃秃
河滨里海洗煤砖——闲着无事干
河里打墙——把鳖的路档了
河滩上的沙子——有粗有细
河滨垂钓——等鱼上钩 :
河里划龙船一同舟共济
河里的水身旁的风——抓不住
河里拉大便——只要他(你)自己知道
河里洗铁盒——八面玲珑
河马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未草里头藏龙身——农家出英才
(比方在普通的当地或普通的工作中呈现了有才干的人。)
荷叶上的水珠——滚来滚去
(比方简单不坚定,没有主见。)
荷叶上的水珠——不能久留
荷叶上的露水——不持久
荷时上放秤砣——承受不了
和尚打伴——无法无天
和尚的脑壳——设法(发)
(比方没有方法,力不从心/
和尚庙里借梳子——摸错门了
和尚跟着月亮走——借光了
和尚娶媳妇——此生休想
和沿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比方非常显着)
和尚头上盘辫子——空绕一圈儿
(比方白走一趟)
和尚看花轿——空欢欣
和尚打架扯辫子——没有的事
(比方某件事不可能产生,或对某件事表明否定。)
和尚敲钟——响当当
和尚化缘——处处求人
和尚下山——出事(寺)了
和尚出山——走下坡路
和尚回庙——走老路
和尚念经——自念自听
和尚的住处——妙(庙)
和尚的念珠——串通好的
和尚庙前讲假话——惹是(寺)生非
黑夜里抢大斧——瞎砍一通
黑瞎子舔马蜂窝——要怕挨蜇就别想吃甜头
黑瞎子照相——一副熊姿态
黑猩猩干活——大手大脚
黑猩猩干活——毛手毛脚
黑夜走山路——没影子
棱过铁路——越轨行为
横过马路——瞻前顾后
鸿门宴上——杀机四伏
红鸡毛的挑刺——找缺点来
红烙铁——沾不得
红着眼睛咬着牙——怀恨在心
红眼老鼠出油盆——吃里扒外
红娘行好反遭打——错在模糊的老夫人
红鼻绿眼的鬼——不安好意
红毛兔子——老山货
红娘挨揍——满足功德
红纸包烂肉——越盖越臭
红头苍蝇叮牛屎——臭味相投
红薯烤成炭——过火
红木做匾——是块好料
红花胸前戴——脸上光荣
恨虱子烧棉袄——不值得
(比方某件事不必要,没有意义,或没有价值。)
红花女做媒——自顾不暇
(比方自己保不住自己)
红糖抖蜜——甜上加甜
(比方日子跳过越好。)
红木当柴烧——不识货
红蓝铅笔——两端挨刀
(比方两方面受非难)
山公吃辣椒——抓耳挠腮
(比方着急、忙乱,而又没方法。)
山公爬树——拿手戏
(比方拿手、有把握。)
山公爬树梢——到顶了
(比方达到了极点,或工作达到了高峰。)
山公的屁股——坐不住
山公爬竿——直线上升
山公倒竖——尾巴翘起来了
山公看果园——求之不得
山公见生果——欢欣鼓舞
胡子上拴秤砣——拉下脸
胡子上贴膏药——缺点
胡子上的饭——饱不了人;吃不到嘴里
胡子粘在眉毛上——瞎扯
胡子上挂霜——一吹就了
胡萝卜打鼓——越敲越短
胡萝卜拴牛——跟着跑
胡椒拌黄瓜——又辣又脆
(比方言语又凶猛,又爽性。)
胡萝卜拴驴——跟着跑了
(比方随合了曩昔。)
湖边的垂柳——随风摆
湖面上的九曲桥——穹穹多
模糊虫当管帐——混帐
囫轮吞笋——心中有数
狐狸摘葡萄——手还不行长
狐狸捉刺猖——无从下手
狐狸找公鸡拜年——有你上的当
(比方有你吃亏的时分。)
虎头上捉虱子——找死
(比方自找倒运。)
虎嘴上拔毛——好大的胆子
(比方胆量大J
花花猫主了个灰老鼠——歪种
花轿到了家门日——喜气盈盈
花了眼的婆婆绣花——看不清
花骨朵碰在屠刀上——心碎
花皮蛇遇见蛤蟆——分外眼红
花子死了蛇——没甚么弄的
花公鸡的本领——就会叫那么几声
花公鸡上舞台——显显你的美丽
花心萝卜充人参——冒牌货
花旦带胡子——出也没有
花盆里的栽松树——成不了财
花圈店失火——提早完成使命
花被盖鸡笼——外面美观累头空
花生去皮——红人(仁)
花盆里栽松树——成不了树
(比方没有多大长进。)
花眼蛇打喷嚏——满嘴是奏
(比方说话伤人,或说些反抗的话。)
花钱买黄连——自讨苦吃
花钱买蒸笼——找气来受
花钱买蒸笼——就要争(蒸)气
花钱磨刀——只图快
花瓶里的鲜花——一天不如一天
花瓶里的花——没有成果
花盆里栽松——不成材
花鞋踩在牛粪上——根柢臭
花旦唱戏——有板有眼
花旦念道白——句句好听
花果山的山公——与世无争
花脸戴花——笑死我们
:画匠的儿子——叉会画龙,又会画虎
画匠的妈——会说不会画
画匠的妈——会说不会画
画笔敲鼓——绘声绘色
画面上的酒菜——叫人眼饱肚饥
画上的仙桃——美观不能吃
弄巧成拙——多此一举
(比方做剩余的事,反而不恰当。)
望梅止渴——自己骗自己
画上的人——百辞莫辩
画上的关公——脸红耳赤
画上的公鸡——不明(鸣)
画上的山君——谁怕你凶
画上的山君——吃不了人
画上的喇叭——吹不得
画上的车子——推不动
画上的鸟儿——飞不上天
画上的饿狼——吃不了人
华陀摇头——没救了
怀里抱冰——寒透心了
(比方绝望、痛心)
怀里揣马勺——盛(成)心
(比方成心那样去做J
荒野的墓地——暮气沉沉
荒野的磷火——自然而然(燃)
荒山里的破庙——冷冷清清
黄盖找打——毫不勉强
黄河的水——不清不白
黄果树瀑布——冲劲大
黄鼠狼看鸡——不怀好意
黄蜂的屁股——摸不得
黄连水洗胸日——一番苦心
黄连水洗脑袋——苦到头啦
黄连水待客——给他点苦头
黄连水喂婴儿——苦了孩子
黄连当茶叶——自打苦吃
黄连煮汤——苦水多
皇上的旨,将军的令——说了算
皇帝落发——没王法(发)
皇帝的祠堂——太妙(庙)
皇帝的妈妈——太厚(后)
皇帝补皮鞋——难逢(缝)
皇帝请客——主人在上
皇帝的女儿——不悉嫁
皇粮国税——免不得
皇历倒翻——往后看
皇城的角落——多饶(绕)一会
皇帝坐上全垄殿——一人说了算
皇上的旨,将军的令——一口说了算
(比方独揽大权,说话很有威望。)
黄河水上的尿泡——随大流
黄河里的水——可贵清(晴、请)
(比方气候很少晴朗。或非常难请。)
黄连锅里煮人参——从苦水中熬过来的
(比方经历过艰苦日子的苦难。)
黄连树上结苦瓜——一串串儿苦
(比方遭受痛苦的人许多。)
黄连水煮饭一口口苦
(比方事事不顺·,弄得非常苦恼。)
黄连甘草挑一担——一头苦来一头甜
(比方有苦有甜,苦乐不均。)
黄连拌成醋——又苦又酸
(比方日子很过得非常困难。)
黄连刻娃娃——苦孩子
黄泥已掉到裤裆里——不是屎(死)死是屎(死)
(比方百般无奈地遭受某种委屈。)
黄牛打架——死顶
黄牛拿耗子——有劲使不上
黄牛耕地——有劲渐渐使
(比方有计划地发挥作用。)
黄鳝上沙滩——不死一身残
黄鼠狼的腚——放不出好屁来
(比方说不出好话来。)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意
(比方表面上亲近和蔼,实际上居心险恶。)
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
(比方一代不如一代。)
黄鼠狼钻烟囱——越钻越黑
(比方越陷越深。或越来越丑陋。)
黄鼠狼和鸡结老表——不是好亲
(比方不怀好意。)
黄鼠狼拉小鸡——有去无回
(比方去了今后,再也回不来了。)
黄鼠狼看鸡一——越看越稀
(比方信赖坏人,给了他作弊的便利/
黄鼠狼骂狐狸——都不是好货
(比方没有一个好东西J
灰堆里的苍蝇(蝉娜)一·——模糊虫
混水摸鱼——都想捞一把
(比方乘紊乱的机遇占便宜。)
活人跳进滚水里——不死扒层皮
活人围着死人转——拾掇。守尸)
活人躺在棺村里——等死
活剥兔子——扯皮
活羊拉到桌子上——离死也不远了
活菩萨——越敬头越高
活人跳进滚水盆——不死也得扒层皮
(比方伤势非常严峻;或九死一生,非常风险。)
火车站的铁轨——道道多
(比方主见、方法多。)
火车头没灯——前途无亮(量)
火种落进于柴堆——一点就着
(比方工作现已对立到必定程度了,再有一个事儿就会引起
爆发J
火烧日历——没日子了
(比方人活到了止境,没有几天活头了。)
火烧竹林——一派光棍
火烧寺庙——没有神了
火箭发射——平步青云
火烧阎王殿——鬼哭神嚎
迫在眉睫——急在眼前
火药库里玩火——万万不可
火车站——龟(轨)多
火炉上撒盐日——热烈一阵儿
火炭掉在头发上——火烧火燎
火盆里放泥鳅——看你往哪里钻
火盆里某牡丹——不知死活
迫在眉睫——祸在眼前
火烧屁股——坐不住
火镰对火石——一碰就发火
斗败的公鸡——无精打采
斗大的字一个不识——大老粗
拨浪鼓——双面挨揍后脑勺戴眼镜——朝后看
后脑壳上的头发——一辈子难碰头
后娘打孩子——迟早是一顿
后娘打孩子——巴掌赶两鞋底
后娘的拳头——奏极了
后脖子抽筋——耷拉着脑袋

.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