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
笑话诙谐->>歇后语>>M
瞎子戴眼镜——假聪(充)明
瞎子拉风箱——瞎鼓捣
瞎子剥蒜——瞎扯皮
瞎子学绣花——瞎要强
瞎子上大街——旁若无人
瞎子给盲领路——瞎扯
瞎子骑瞎马——乱撞
墨里藏针——难找寻
墨鱼肚肠河豚肝——又黑又毒
庙里的和尚——无忧无虑
端里的泥象——有人样,没人味
庙里头放屁——熏爷爷来了
庙里的佛爷——有眼无珠
庙里的马——精(惊)不了
庙里的钟——声有肚里空
茉莉花喂骆驼——那得多少
腐烂的冬瓜——一肚子坏水
腐烂了的莲耦——坏心眼
蜜蜂的屁股——刺儿头
蜜蜂的眼睛——杰出
蜜蜂窝——窟窿
蜜蜂蛰人——逼急
蜜蜂飞到彩画上——空欢喜
煤炭下水——一辈子洗不清
煤体面捏的人——黑心肝
煤铺的掌柜——赚暗仓
媒婆子烂嘴——口难张
眉毛上失火——红了眼
眉毛上放爆竹——祸在眼前
眉毛上搭梯子逐个放不下脸
眉毛胡子一把抓——主次不分
眉毛上挂猪胆——苦在眼前
眉毛上荡秋千——玄乎
眉毛上掐虱子——有眼色(虱)
磨上睡觉逐个转向了
磨眼里推稀饭——装什么模糊
妹妹贴对联——不分上下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梦中聚餐——嘴馋
梦里见黄连——想苦了
梦里对媳妇——想得倒美
麻雀嫁女——细吹细打
麻雀饮河水——干不了
麻雀搬迁——卿卿喳喳
麻雀飞进照相馆——碰头简单说话难
麻雀飞到旗杆上——鸟不大,架子倒不小


麻雀飞到糖堆上——空欢喜
麻雀的肚腹——心眼狭小
麻雀掉在面缸里——糊嘴
麻雀开会——细商议
麻雀落在牌坊上——东西不大,架子不J、
麻雀飞大海——没着落
麻雀鼓肚子——好大的气
麻雀飞大海——没着落
麻子跳伞——不着边际
麻布片绣花——白吃力
麻布袋做龙袍——不是这块料
麻布下水——柠不干
麻绳上按电灯泡——搞错了线路
麻绳拴豆腐——提不起
麻绳穿绣花针——通不过
麻绳吊鸡蛋——两端脱空
麻绳串豆腐——提不起来
麻绳上拉电灯——道路错了
麻袋里装猪——不知是非
麻袋片上绣花——一代(袋)不如一代(袋
麻袋绣花——根柢欠好
麻油煎豆腐——下了大本钱
麻线穿针——钻不进
麻线穿针眼——过得去就行
麻杨柳解板子——不是正派资料
麻茎当秤杆——没个准垦
麻花儿上吊——脆鬼
密封船下水——开口是祸
密封船下水——趁波逐浪
猫儿念经——假充善人
猫嘴里的老鼠——剩不下啥
猫咬山君一冷不防
猫爪伸到鱼缸里——想捞一把
猫披山君——抖威风
猫肚子放虎胆——凶不起来
猫头鹰抓耗子——干功德,落臭名
猫头鹰歌唱——瞎叫唤
猫守鼠洞——泰然自若
猫被山君撵上树——幸亏留一手
猫戏老鼠——哄着玩
猫不吃死耗子——假文雅
猫嘴里的老鼠——跑不了
猫捉老鼠狗看门——本分事
猛火烤烧饼——不出好货
棉花耳朵——经不起吹
棉花换核桃——吃硬不吃软
棉花里藏针——柔中有刚
棉花堆失火——没救
棉花堆里找跳蚤——没着落
棉花地里种芝麻——一箭双雕
棉花耳朵——根子软

棉花塞住了鼻子——憋得伤心
棉花卷儿找锣——没回音
棉花槌打鼓——没音
棉纱线牵毛驴——不牢靠
棉裤没有腿——凉了半截
棉袄改皮袄——越变越好
媒婆夸闰女——不着边际
媒婆提亲——净拣好听的说
媒婆迷了路——没说的了
媒婆夸姑娘——说得象仙女
摸着石头过河——稳保险当
摸着光逗趣——耍滑头
摸黑几打耗子——处处受阻
蒙住眼睛圭咱——不可正路
蒙着被子放屁——独(毒)吞
蒙上眼睛拉磨——瞎散步
馒头里包豆渣——人家不夸自己夸
麻子不叫麻子——坑人
麻子管事——点子多…
(比方有道子,主见、方法多。)
麻子敲门——坑人到家了
(比方为非作歹,害人已极。)
麻子的脸——尽是缺陷
麻包里装钉子——露头
麻布袋里的菱角——硬要钻出来
麻布袋做龙袍——不是这块料
麻布袋绣花——根柢太差
(比方根底欠好。)
麻秆搭桥——相当不起
(比方担任不了;不敢当。)
麻秆搭桥——伤心
(比方不简单过活。)
麻雀虽小——肝胆完全
(比方小而完全,具有典型含义/
麻雀跟着编幅飞——白熬夜
麻绳蘸水——紧上赶紧
麻挪树解板子——不是正派资料
麻杆打山君——不痛不痒
麻子照相…一脸上欠好看
马背上看书——走着瞧
马大哈当管帐一…满是模糊帐
马来西亚的咖啡——耐人寻味
马勺碰锅沿——常有的事
(比方层出不穷。)
马嚼子套在牛嘴上——胡勒
马路不叫马路——公正
(①比方公正。②公正、合理。)
马尾巴提豆腐——串不起来
马蜂过河——带(歹)毒
马蜂蜇秃子——没遮没盖
(比方没有可粉饰的了。)
马槽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路边上的痰盂——人人啤
马蜂针,蝎子尾——惹不起
马尾做弦——不值一谈(弹)
马打架——看题(蹄)
马拉独轮车——就翻就翻
马后炮——弄的迟了
马尾搓绳——用不上劲
马尾绑马尾——你踢我也踢,你打我也打
马勺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撩后腿——要强
马蜂窝——捅不得
蚂蚁背田螺——假充大头鬼
蚂蚁嘴碾盘——嘴上的劲
蚂蚁爬扫帚——条条是路
蚂蚁关在鸟笼里——门路许多
蚂蚁说话——碰头
蚂蚁尿书本——识(显)字不多
蚂蚁搬磨盘——白费心机
蚂蚁脖子戳一刀——不是出血的筒子
蚂蚁拖耗子——心有佘而力缺乏
蚂蚁搬迁——我们动口
蚂蚁拾虫了——个个用力
蚂蚁背螳螂——肩负重任
蚂蚁头上砍一刀——没血肉
蚂蚁吃萤火虫——亮在肚里
蚂蚁戴谷壳——好大的脸皮
蚂蚁搬泰山——下了决然
蚂蚁扛大树——不自量
蚂蚁头上戴斗笠——乱扣帽子
蚂蚁碰上鸡——活该
蚂蚱上豆架——借大架子吓人
蚂蚱驮砖头——吃不住劲
蚂蚱斗公鸡——自不量力
蚂蚱打喷嚏——满口青草气
蚂蚱上豆架——小东西借大架子吓子
蚂蝗的身子——软骨头
蚂蝗见血——叮(盯)住不放
(比方会集视力看。)
蚂蚁挡路儿——颠不翻车
(比方无关大局。)
蚂蚁抓上牛有尖——自以为上了高山
蚂蚁说话——碰头
(比方碰头、相遇。)
蚂蚁搬迁——不是凤,便是雨
(比方事前有了征兆J
蚂蚱上豆架——小东西借大架吓人
蚂蚁看天——不知高低
蚂蚁爬树——路子乡
蚂蚁喝水——点滴就够啦
蚂蚁下塘——不知深浅
蚂蚁进牢房——自有出路
埋下的地雷———触即发
买回彩电带回发票——有根有据
买咸鱼放生——尽做委屈事
买盒还珠——不识货
(比方没有眼光,取舍不妥。)
卖了衣服买酒喝——顾嘴不论身
卖了儿子招女婿——倒置着做
卖了犬褂买裤衩----短得见不了人
卖了儿子招女婿——胡折腾
卖闻孩子唱大戏——庆的什么功
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
卖炒勺的——拣有把握的来
卖米不带升——居心不良(量)
卖煎讲的亏本——贪摊)大了
卖螃蟹的上戏台——脚色不少,能唱的不多
卖木脑壳被贼抢——大丢脸面
卖瓦盆的——要一套有一套
卖瓦盆的摔跟头——乱了套
卖虾的不拿秤——抓瞎(虾)
卖盐的喝开水——没滋味
卖棺材的咬牙——恨人不死
卖馒头的搀石灰——面不改色
卖豆芽的抖搂筐——干净利索
卖油的不打盐——不论(闲)事
卖油条的拉胡琴——游(油)手好闲(弦)
卖牛卖发娶回个哑巴——无话可说
卖豆腐的扛马脚——生意不大架子大
(比方本事不大,架子却不小。)
卖花的,说花香;卖茶的,说菜鲜——各有一套。
卖鸭子儿的换筐——倒(捣)蛋
买了麦子习笼屉——不蒸馒头蒸(争)日气
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
(比方脑袋里想的是钱,眼睛看的是钱,全部为了钱。)
麦秆吹火——小气
麦芒戳到眼睛里——又刺又痛
麦糠搓绳——搭不上手
麦茬地里磕头——戳眼
麦秆顶门——白吃力
麦秆儿当秤——没斤没两
麦秆几吹火——小气
麦秆当秤——把人看得太没分量
麦秸秆里瞧人——小瞧
麦秸堆里装炸药——乱放炮
吞了火炭——哑了口
扮秦桧的没卸装——谁没见过那二花脸
满天刷浆糊——湖(胡)云
满日黄连——说不完的苦
(比方苦处多。)
满日金牙——开口便是谎(黄)
(比方处处说谎。)
满园果子——就数(属)你红
浑身沾油的老鼠往火里钻——哪还有它好过的
(比方日子很欠好过。或非常欠好受。)

瞎子打牌九——瞎摸
瞎子开日——瞎说
瞎子谈天——瞎扯谈
瞎子买喇叭逐个瞎吹
盲公打灯笼——照人不照己
盲公戴眼镜——装样子的
(比方徒有其名而实践不起作用。)
瞎子骑瞎马一~乱撞
猫不吃鱼一假文雅
猫儿抓老鼠…一祖传手工
猫儿捉老鼠狗看门——。各守本分
(比方份内事,各人有各人的责任。)
猫儿教山君——留一手
猫钻狗洞一简单经过
猫钻鼠洞——通不过
猫捉老鼠——靠自己的本事
猫头鹰歌唱~…怪声怪调
毛驴拉磨…一,跑不出这圈儿
茅厕里啃香瓜…一不对味儿
茅坑里的石头一…又臭又硬
比匕喻名声欠好,态度顽固/
茅坑里丢炸弹……激起公愤(粪)
比己喻引起我们的不满/
茅坑里安电扇…~出臭风头
茅坑里放玫瑰花一…显不出香味
茅坑里的大粪蛆——死(屎)里求生
茅坑里的孔雀——臭奏
茅坑里的秤砣——又自又硬
帽没儿做鞋垫儿——一贬究竟
滥竽充数——以假乱真
没弦的琵琶——从哪儿弹(谈)起
没有根的浮萍——无依无靠
没牙老婆啃骨头——靠舔
煤球放在石灰里——是非分明
煤灰拌石灰——是非不分
眉毛上放爆竹——火(祸)在眼前
美食家聊无逐个讲吃不讲穿
梅兰芳唱霸王别姬——拿手好戏
(比方最拿手的身手J
门缝里看人——抒人看扁了
(比方小看人。)
门槛下的砖头逐个踢进踢出
(比方谁出不愿意要,推来推去。)
门缝里看天——目光狭小
门槛上拉大便——里外臭
门上的封条——扯不得
门后边的扫帚——专拣脏事做
门角落里的秤砣——死(实)心眼
门背面抹死人——胆战心惊
门框脱坯子逐个大摇大摆
门头上挂席子——不象话(画)


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
蒙在鼓里听打雷 ——弄不清东南西北
(比方摸不着头脑,弄不清方向。)
蒙着被子放屁——独(奏)吞
(比方单独占有)
孟姜女拉着刘海儿——有哭有笑
(比方有快乐的,也有哀痛的)
孟获归降——口服心服
孟姜女寻夫——不远千里
梦里吃蜜——想得甜
(比方想得很美,但不必定能完成。)
梦里坐飞机——想头不低
(比方主意脱离实践,完成不了。)
梦里拾钱——瞎快乐
梦里过媳妇——想得很美
梦里结亲——功德不成
梦里讲的话——不知是真是假
梦里讲新郎——空喜一场
弥勒佛——笑日常开
米筛裆阳光——遮不住
米筛里睡觉——浑身是眼
米筛装水——缝隙多
米饭煮成粥——模糊
米店卖盐——多管闲(咸)事
米汤盆里洗脸——模糊脑袋
米锅刚开抽油盐——关键时刻不讲协作
米汤洗头——模糊到顶
米仓里的老鼠——不愁没吃的
密封罐头——无缝可钻
密封的饮料——滴水不漏
密封的蜡丸——毫无漏洞
棉花掉进水——弹(谈)不成
棉花里藏针——软中有硬
(比方软的方法和硬的方法都有。)
面团滚芝麻——多少站一点
面糊糊手——碰到啥都沾一点
面汤里煮寿桃——混蛋出尖了
面汤里煮皮球——说你混蛋还有一肚子气
面汤里煮灯泡——说你混蛋还有一肚子邪火
庙里的和尚憧钟一鸣(名、声在外)
庙里的木鱼——合不拢嘴
庙里的猪头——各有主
(比方都已为人一切,没有剩余。)
庙门日的旗杆——光棍一条
庙门前的石狮子——一对儿
(比方两个人关系密切)
庙中的五百罗汉——各有各的必定的位置
摸着石头过河——保险些
(比方干事小心翼翼,保险牢靠)
魔术师变戏法逐个惹是生非
磨道里的驴…一转圈子
磨上的毛驴逐个团团转

磨道上转圈——没头没尾
摩天岭上放哨——登高望远
摩无岭上放烟火——不着边际
魔术师扮演——变得真快
魔术师扮演——说变就变
魔术师的方法——惹是生非
摸着石头过河——步步保险
母鸡跌米缸——饱餐一顿
母鸡飞上树——不是好鸟
母猫吃小崽——自残骨血
母猪嫌米糠——失常
母猪耳朵——软的
母猪钻进玉米地——找着吃棒子
母山君骂街——没人敢惹
发面馒头送闺女——实心实意
发面的醇子——是个引子
发酵粉子——能揄扬
发大水放排——趁波逐浪
母鸡上树——不是正派鸟儿
母猪的耳朵——软的
(比方简单被感动或不坚定。)
母猪毁墙根——乱拱
(比方胡说,拨弄是非,也有说“母猪撬瓜藤——乱拱”
的。)
母鸡下蛋呱呱叫——生怕他人不知道
木头人过河——摸不着底
(比方摸不着内幕。)
木头脑瓜——四六不明白
木头眼镜——看不透
木扳板钉钉——说一句是一句
(比方说话算数。)
木匠拉大锯——有来有去
(比方彼此间互有交游。)
木匠刨木材——有尺度
(比方干事有尺度。)
木匠推刨子——直来直去
(比方为人直爽,说话不借题发挥。)
木偶跳舞——幕后操作
(比方出头的人受他人操作指挥。)
木偶下海——不着底
(比方作业不深入实践。)
木兰参军——女扮男装
木棉开花——朵朵红
木棉开花——红极一时
木箱钻洞——有板有眼
木耳豆腐一锅煮——是非分明
木字写成才——还差一笔
木偶人——没心肝
木偶打架——情不自禁
木偶演悲惨剧——有声无泪
木偶送礼——小恩小惠
木框里的算盆珠子——拨拨动动;任人耍弄

木匠钉钉子——硬往里挤
木偶扮演一~跟着人家的措头转
木偶进棺材——死不瞑目
木偶吊孝——无动于衷
木鱼改梆子——仍是挨揍的货
木刻的苦罗汉一可贵一点笑脸
木头敲鼓——普(扑)通
木撅儿钉要墙上——巨细算个角(撅)儿
木头人救人——自顾不暇
木槌敲金钟——不配
木偶唱戏——任人摆布
木偶跳舞——全赖牵线人
木夹里的老鼠——两端受挤
木头人过河——摸不着底
木匠铺里拉大锯——你来我去
木匠丢了折尺——没有尺度
木偶流眼泪——虚情假意
木匠打老婆——有尺度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阵阵少不下
(比方事事都受不了。)
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络: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