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幽默->>歇后语>>Y
鸭棚老汉睡懒觉——不简单(捡蛋)
鸭子吃小鱼——囫轮(hulun整个儿〕吞
鸭子的脚板——联成一片
鸭子的屁股——爱翘;圆滑;又圆又滑
鸭子浮水——飘飘然;暗里使劲;使暗劲;上松下紧
鸭子改鸡——鸭子逛大街——大摇大摆
鸭子头上插锦鸡毛——一语(羽)双关(冠)
鸭子学上树——力不能及;力不从心;心有余而力不足
丫头当媒人——自身难保
牙长手短——好吃懒做
牙齿咬舌头——误会
牙缝里插花——嘴里漂亮
牙缝里找痔疮——外行
崖头缝里捉蟹子——十拿九稳
衙门里的狗——仗势欺人
哑巴挨打——有苦难诉;有苦说不出
哑巴挨骂——气不可言
哑巴比划——说不消,听不明
哑巴唱戏——没腔
哑巴打呵欠——忍气吞声
哑巴打电话——语言不通
哑巴逮驴——闷着头干
哑巴对话——装腔作势
哑巴喊救火——干急说不出
哑巴喊冤——有口难言
哑巴开会——没说的
哑巴抡大锤——暗里使劲;使暗劲
哑巴亲嘴——各人心里爱
哑巴拾金条——喜不可言
哑巴说大象——不可言状
哑巴谈恋爱——好得没法说
哑巴蚊子咬人——不出声
哑巴咬牙——心里恨
哑巴有理说不清——于着急
哑巴做和尚——妙(庙)不可言
哑巴告状——有理说不清,讲不清道理
哑巴踢毯子——心中有数;肚里有数
烟囱里爬老鼠——直来直去;直进直出;直出直入
烟囱里招手——往黑处引
烟袋杆子——黑心;黑了心
烟雾里赏花——模糊不靖;看不清
胭脂萝卜——表里不一;皮红心不红
阎王摆手——没救;无法

阎王出丧——鬼哭神嚎
阎王的蒲扇——扇阴风
阎王的爷爷——老鬼
阎王发令箭——要命
阎王奶奶害喜病——怀鬼胎
阎王讨债——催命鬼
阎王爷的奏折——鬼话连篇
阎王爷请客——净是鬼
阎玉爷上吊——短命鬼
阎王爷讨口(讨饭〕——穷鬼
阎王爷照相——鬼头鬼脑
炎热天打冷战——不寒而栗
盐场里的下水——到哪里哪里嫌(成)
盐店里挂弓——闲谈(成弹)
盐店里谈天——闲(咸)话多
盐堆上安喇叭——闲(咸)话多
盐老板抱琵琶——闲谈(戍弹)
演古戏打破锣——陈词滥调
演戏扮皇帝——神气一时
演员卸装——真相大白
眼睛盯着鼻尖——只看一寸远;目光短浅
眼睛里的灰尘——容不得
眼睛上贴钞票——认钱不认人
眼睛长在耳朵边上——有偏见
眼镜框里镶铜子儿———切向钱看
眼镜蛇摆手——好毒的一招
眼泪流到眉毛上——不合情理
眼皮掉纨子——有眼色(虱)
眼前埋地雷——一触即发
燕口夺泥——细索求;无中寻有;无中生有
燕雀叫三年——空话一句
燕子的尾巴——两岔
燕子造窝——全凭一张嘴;全仗嘴;嘴巴辛苦;空
来往
宴席上吵架——不欢而散
秧鸡子下田——顾头不顾尾;顾头不顾胶
羊伴虎睡——好险;冒险;危险
羊闯虎口——自送一口肉;送来的口食;有进无出
羊抵头——顶顶撞撞;又顶又撞
羊羔踩到泥田里——不能自拨
羊角插在篱笆里——伸头容易缩头难
羊进虎洞——送上门的肉
羊圈里骆驼——数它大
羊臼里关狼——自招祸灾
羊毛里找跳蚤——没着落
羊碰犄角——硬碰硬
羊群里跑出小兔子——野种
羊群里生骆驼——难能可贵
羊肉汤里的萝卜——骚货
羊头安在猪身上——颠倒黑白

羊子不长角——狗头狗脑
洋鬼子看戏——傻了眼
洋鬼子要西洋景——名堂多
洋人听说书——傻了眼
杨伯劳过年——躲躲闪门
杨二郎说书——神聊
杨令公的儿子——一个赛一个
杨梅子加醋——酸得很;酸气十足
杨乃武坐牢——屈打成招
杨排风的烧火棍——用场大
杨宗保和穆桂英的姻缘——打出来的
阳山吃草,阴山拉屎——背地里坏
养花的把式——好色之徒
养济院里的孩子——穷小子
养由基射箭——百发百中
腰里别钢筋——腰杆子硬
腰里长枝条——出了邪岔(斜权)
摇着拔浪鼓卖糖——里外响
摇着脑袋吃梅子——瞧你那个酸相
咬口生姜喝口醋——尝尽辛酸
药斗子——不拘一格
药铺里的甘革——离不得;离不开;一抓就来;少
不得
药铺里挂蛇皮——打着吓人的幌子
药铺里招手——把人往苦处引
药王爷的肚子——苦水多
要饭的打竹板——耍贫嘴
要饭的走到崖边上——穷途末路
钥匙插进锁孔里——开窍了
爷爷同孙子赛跑——不服老
野地里长棵树——不在行
野鸽子起飞——下落不明;不知下落
野鸡戴皮帽——冒充鹰
野狼扒门——没安好心;来者不善
野牛闯迸瓷器店——危在旦夕
野猪钻篱笆——两受夹;两头受挤
夜叉演戏——鬼作乐
夜壶打了把——光剩嘴;难拿
夜里栋个黄瓜——摸不着头尾
夜里行船——摸不住边
夜明珠喘气——活宝
夜行人吹哨子——给自己壮胆
夜莺学乌鸦叫——变坏了
夜服口袋塞猪头——难装;不好装
依山傍水——有靠了
依样画葫芦——全盘照搬;差不离
一把黄豆数着卖——发不了大财
一百个人当家——不知听谁的
一百斤米做稀饭——难熬
一辈子当会计——长期打算
一辈子卖蒸馍——受不完的气
一锤子买卖——不留余地
一滴水流进大海——有了归宿
一堆乱树枝——七枝八杈
一堆脑瓜骨——没脸没皮
一顿能吃三升米——度(肚)量大
一二五六七——丢三拉四
一副碗筷两人用——不分彼此
一杆无砣秤——翘得高
一个方凳坐两人——亲密无间
一个核桃两个仁——一色货;一样的货色
一个葫芦锯两个瓢——一对儿
一个将军一个令——不知听谁的
一个皮蛋两个黄——一对混蛋
一个人拜把子——你算老几
一个烧饼平半分——不偏不向;不偏不倚
一个窝里的蝎子——早有勾结
一个指头和面——硬捣
一根肠子通到底——直性人;直性子;吃啥屙啥
一根木头劈八开——不大方
一根头发劈八瓣——办不到;没法办
一根桩上拴俩驴——谁也跑不了
一国三公——各自为政;无所适从
一家大小乱了行辈——不成体统
一脚登上泰山——蹦得高
一脚踏上磅秤台——举足轻重
一斤的酒瓶装十两——不多不少
一斤霉面做个馍——废物点心
一棵树上的核桃——有大有小
一棵树上的叶子——一模一样;一个样;没什么两

一颗心悬在半天云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一口吃个牛排——贪多嚼不烂
一口吃个旋风——好大的口气
一口吃下扁担——横了心
一口吞颗炸弹——心胆俱裂
一口吞下板栗球——扎心
一口咬了黄瓜蒂——苦
一雷天下响——处处皆知
一粒子弹打两只鸟——一举两得
一盘棋下了三天——棋逢对手
一屁股坐在铡刀上——切肤之痛
一片钥匙开一把锁——对口
一枪打死个苍蝇——得不偿失
一举打死只蚊子——假充好汉
一群哑巴在一起——指手画脚
一声军号——兵马全到
一失足成千古恨——悔之莫及;后悔已晚
一手遮天,一手捂地——瞒上瞒下
一天到晚淡茶饭——不吃香

一条船上的难友——风雨同舟;同舟共济
一条道走到黑——死心眼
一条腿的板凳——站不住脚
一头撞倒阎王爷——冒失鬼
一头栽到煤堆里——霉(煤)到顶了
一头钻到青云里——碰不好运(云)气
一碗白开水——淡而无味
一碗清水——一眼看到底
一月穿三十双鞋——日日新
一丈厚的浇饼——吃不透
一只脚踩在门槛上——不知进退
一只筷子吃面——独挑
一只筷子吃藕——专挑眼;尽挑眼
一只手遮脸——独挡一面
宜兴的茶壶——全凭一张嘴;全仗嘴
以卵击石——自不量力;不自量
阴曹地府打官司——尽是鬼事
阴沟里荡舟船——寸步难行
阴沟里的灰菜草——死的死,烂的烂
阴沟里洗手——假干净
阴间秀才——阴阳怪气
阴天露日头——假情(晴)
阴阳婆的脸——一日三变
阴雨天的花生米——皮了
阴雨天落雷——空想(响)
银行里发的白纸条——空头支票
银圆落在石头上——响当当;当当响
银圆做银镜——全是钱
寅时点兵,卯时上阵——说干就干
引水入墙——自招祸灾
鹦鹉的嘴巴——会说不会做
鹦鹉学舌——人云亦云
英雄遇好汉——有了对手
鹰飞蓝天,狐走夜路——各走各的路;各行各的道
鹰犬捕兽——上下夹攻
萤火虫的屁股——没多大亮
迎风吐唾沫——自作自受
硬要麻雀生鹅蛋——蛮不讲理
用斧子裁衣裳——粗制滥造
用力吹网兜——白费功夫;白费劲;枉费工
用了三代的钉耙——无耻(齿)
邮包上挂灯草——轻信
油锅里撒盐——闹个不停
油画里卷国画——话(画)里有话(画)
油煎冰棒——一场空
油漆匠的家当——有两把刷子
油漆泥菩萨——面目新
油手擦(zuan〕泥鳅——溜啦
同盐罐子——紧相连;形影不离;形影相随;一对儿

油炸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
油炸麻花——干脆;干干脆脆;全身都酥了
油炸泥鳅——乱蹦乱跳
有北屋,有南墙——不成东西
有骆驼不讲牛羊——光拣大的说
有西瓜不讲芝麻——光拣大的说
有衣无帽——不成一套
又咒天子又骂娘——不忠不孝
又做媳妇又做娘——三代同堂
俞伯牙摔琴——不谈(弹)了
愚公的住处——开门见山
鱼船上打儿子——没跑;跑不了
鱼口里的水——吞吞吐吐
鱼网里的山鸡——有翅难飞
鱼鹰下洞庭——大有作为
渔翁钓鱼——坐等
雨点落在火星上——巧得很;巧极了
雨花台的石子——五光十色
雨后穿皮鞋——拖泥带水
雨后的彩虹——五光十色
雨后收葱——连根拔
雨天浇地——多此一举
玉帝娶亲——天大喜事
玉帝下请帖——天大的好事
玉皇大帝吃稀饭——装穷

玉皇大帝做媒——天作之合
玉皇爷出征——大动干戈;尽是天兵天将
玉米地里带绿豆——杂种
玉米开花——顶上见
玉器失手——可惜;真可惜
玉石店里的珍品——精雕细刻
玉石烟袋——好嘴
鸳鸯睡觉——交颈而眠
冤家狭路相逢——分外眼红
元旦翻日历——头一回;头一遭
园里挑瓜——越选越差
袁世凯当皇上——好景不长
远地得家书——陡增欢喜
远路人趟水——不知深浅
远水救近火——来不及
院子里搭戏台——有戏唱啦
月光下散步——形影不离;形影相随
月亮坝里耍大刀——明砍
月亮地里晒谷子——不顶用;不顶事;阴干;将就

月亮跟着太阳转——沾光;借光
月照雪山——光明洁白
乐器合奏——大吹大擂
云彩里摆手——高招
云里的浪头——高潮

云头上打靶——放空炮
云雾里的爱情——迟早要散
运动员下跑场——你追我赶
孕妇过独木桥——锭(挺)而走险
丫头带钥匙——当家不做主
哑巴吃黄连——有苦无处诉
哑巴打幡——没有一个吭声的
哑巴看书——毒(读)在心里
哑巴进庙门——光磕头,不说话
鸭背上泼水——一点不沾
鸭绒被裹尸体——舒服死啦
鸭子不吃瘪谷——肚里有货
鸭子踩水——暗使劲
鸭子凫水——暗地使劲
崖头缝里逮螃蟹——十拿九稳
衙门皂子打老爹——公事公办
烟囱上散步——无路可走
烟袋锅里蒸包子——有气也不大
烟简里安家——没门
燕子做窝——嘴巴辛苦
阉猪割耳朵——两头受罪
岩缝里的笋子——憋出来的
盐场里摆工——闲(咸)得发慌
盐堆里的花生——闲人(咸仁)
盐碱地的庄稼——死不死,活不活

阎王不戴帽——鬼头鬼脑
阎王开会——都不是人
阎王老爷嫁女儿——抬轿的是鬼,坐轿的也是鬼
阎王爷的爸爸——老不死的鬼
阎王爷的外孙子——鬼点子多
阎王爷说谎——骗鬼
檐老鼠——晚上见
眼睛大过肚——贪心
眼睛长锥子——真尖
眼睛藏沙——不能忍受
眼皮上凝雪,睫毛上结冰——一路风霜
眼眉毛串钱——贪财
演完戏拉幕——居中(剧终)
羊胡子疮——光在嘴上打饥荒
羊皮褂子——反正都是理(里)
羊上树——没见过
羊圈里的驴粪蛋——数你大
羊群的骡子——孬种
要饭的看丈母娘——穷孝顺
要死不活的瘫子——少受罪
钥匙挂胸口——开心
药铺倒灶——尽是方子
爷儿俩耪谷子——不顾(雇)别人
野狐狸撒尿——骚气大
野牛闯进大海里——有命无毛

野兽当家——荒凉
野猪窜进包米地——找着挨棒子
夜耗子偷食——黑天干的事
夜叫鬼门关——送死来了
夜猫子落房头——挨骂的鸟
夜猫子冲着百灵鸟叫——听你那一声
一把盐花撒在油锅里——乱咋(炸)
一把鼻涕——不能提
一百斤棉花一张弓——慢慢谈(弹)
一个窝里的王八——龟子龟孙
一个核桃砸两半——图个仁
一个枣核也舍不得丢——抠的要命
一个洞里的蛇——早有勾结
一根骨头两只狗——够呛(抢)
一根头发破八瓣——细到家了
一口吞了五香——什么味道都有
一口气吹个糖人——容易
一口吞下个热红薯——咽气又烧心
一口吞个皮球——有气没地方出
网址:www.3nzuczd.com/xh/ 联系:QQ